E小说 > 言情小说 > 霍格沃茨行商记 > EP.10 谈判

  邓布利多没有追问他迟到的原因,这让尼尔在心怀感激之余也不免有些失望。
  在上楼梯的时候,他已经准备好了一套说词,讲述自己是如何用最令人动容的语言对着门口的雕像苦苦哀求,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只能在绝望中哭喊的悲惨画面——这和博取同情的卑劣意图无关,他只是希望能抓住一切机会同大家分享自己的创作心得而已。
  遗憾的是,已经换上了睡袍的邓布利多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在凌晨两点讨论艺术的打算。
  “已经很晚了,感谢你愿意在这种时间回应我的会面请求。”他抽出魔杖轻轻挥了一下,在办公桌对面凭空变出一把椅子,“请坐吧,丁先生。”
  这还是他抵达英国以来第一次被人用本名称呼,而且是用及其标准的发音说出来的。但尼尔并不会天真到以为这是为了讨好自己而做的事前准备——在讨价还价之前先拉拢感情是商人常用的手法,从现在这一刻起,谈判就已经开始了,他不再是受到校长召唤的拉文克劳的一年级新生尼尔·万,而是奉长老之命远赴英伦的剑仙弟子丁一,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锱铢必较地为宗门争取利益。
  “谢谢您,校长先生。”他收敛了笑容不卑不亢地欠了欠身,走到椅子前面坐下,双手端端正正地放在膝盖上,背挺得笔直。
  邓布利多将他全力戒备的反应看在眼里,不以为意地微微一笑。
  那句中文确实是他预先练习过的,初衷只是个没什么实际意义的小玩笑,顺带着隐晦地暗示一下对方,自己对于他们的门派并非一无所知。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在开学典礼上从头到尾一刻都没闲下来过的年轻人居然也有如此警醒的一面,导致称呼问题引起的警觉有些过高了。
  不过,一个机警的盟友总好过一群缺乏危机意识的傻瓜。
  距离煊赫一时的伏地魔销声匿迹已经过去了十一年,有史以来最强大、最残忍的黑巫师有一天突然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当中,他手下的食死徒也随之作鸟兽散,让当时已几近崩溃的巫师社会又奇迹般地看到了幸存的希望。
  有人说,他听信了一个关于自己未来仇敌的预言,却在试图提前将其杀害时受到了某种未知魔法的反噬;也有人说,阿不思·邓布利多,那个伏地魔唯一不敢与之正面交手的男人,抓住一个机会重创了他;还有人说,魔法部的傲罗倾巢出动,付出了五十多具尸体的代价才堪堪将其击退……
  但无论是哪一种说法,最后都会信誓旦旦地加上一句,强大的黑魔王已经死在了某座荒山野岭之中,魔法部为了杜绝他复活的一切可能,一把火将尸体烧成了灰烬,骨灰装进一个被施加了二十七种防护咒语的罐子里,在某个从来没有人听过名字的神秘部门中永久封存。
  仿佛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说服自己今晚不要再被伏地魔卷土重来的恶梦惊醒。
  然而,邓布利多对此心知肚明:那个恶梦一定会化为现实,并且期限已经不再遥远。多年来他一直尝试着发出警告,要求人们做好准备,但在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忘掉那段恐怖统治的时候,这样做并不简单。尤其是在他不能透露自己坚信这一切的最主要的证据,以免为预言中提及到的救世主带来危险的时候。
  现任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是一个庸庸碌碌的官僚,在和平时期,他那套建立在和稀泥基础上的政治智慧说不定还足以应付过任期,但面对即将到来的那场风暴,巫师界的最高行政长官显然需要更进一步的胆识和魄力才能完成自己的使命。
  福吉很不喜欢他这种“人为制造恐慌”的做法,这让准备工作的进展变得更加不顺利,即使是邓布利多也无法接受在黑魔王归来之前先让霍格沃茨和魔法部开战。于是他放弃了集结力量准备对抗食死徒大军的计划,转而开始设法培养一名能够直取伏地魔本人的刺客。
  他找到了预言中那个“拥有征服黑魔王力量”的男孩(并不困难),将他纳入霍格沃茨这个自己便于掌握的半封闭空间里,并计划用这几年的时间培养他的勇气、决心和正义感,让他成为一枚可以在关键时刻射向伏地魔心脏的银色子弹。
  可能有人会说,这种做法对当事人并不人道。但在涉及伏地魔的问题上,这个世界承受不起失败的风险。阿不思·邓布利多从来没有以圣人自居过,但他并不反对为这项事业奉上自己的荣誉和生命。、
  ——而在这个B计划敲定的几个月后,他突然又有了一个偶然的发现。
  “丁先生,我想,你已经很清楚自己的职责了。”
  “是,校长先生。”尼尔一字一顿地回答。如果有同学看到他此刻冰封一样全无表情的脸孔,说不定会怀疑自己认错了人,“临行之前,二长老已经特别嘱咐过了,一切为您马首是瞻。我会暗中留意波特先生的状态,确保他能按照您的设想成长,同时为那种我们都不愿看到情况的做好准备。”
  这番话总结得十分精炼,声音里甚至连一丝颤抖都没有,仿佛坐在他面前的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军人,而非一个十一岁的孩子。
  “没必要这么拘谨,丁先生。”邓布利多抬起一只手制止了他,“我向贵校提出请求,希望能准备一个万不得已时的保险措施,而贵校接受了我的请求——当然,在名义上,我们是校长与学生的关系,我也十分感谢你表现出的尊重,但在私人场合,我希望你可以放松一点。要知道,我们之间的合作是平等的,是互利的,所以请不要把自己摆在下属或者仆人那样的立场上,好吗?”
  “我会考虑的,校长先生。”
  邓布利多不由得苦笑起来,因为对方的口气分明在说我绝对不会考虑,甚至都懒得掩饰一下。
  “好吧,这只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相信你完全可以处理好一切。你们的长老,他们指派你过来,一定是对你的能力有很高的评价,而我也愿意相信他们的判断——那么,关于我能提供的回报……”
  “我在听着,校长先生。”
  “回报”两个字之于尼尔·万可谓威力无穷,连他不苟言笑的面具都仿佛因此出现了开裂的迹象。
  “详细的数字都写在这张纸上。”
  尼尔双手接过那张罗列着大量数字的羊皮纸,飞快地浏览了一边,随后点点头将它对折两下掖进了怀里。
  “我也被告知,希望能在一定程度上允许你自由行动——包括在霍格沃茨校内从事一些商业活动的许可。”邓布利多说,“但我希望能得到你的保证,不要把会危害到学生的——”
  “校长先生,在我们达成最初的合作意向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向您立下了所有需要的保证。”尼尔截口打断了他,声音听起来微微有些带刺,“我个人完全理解您出于慎重希望能再三确认的心理。但对于我们来说,每一次立誓都是对信誉和人格的考验,对着同一个问题反复许诺会让我们感到相当的…………耻辱。”
  “哦,天呐。”邓布利多轻轻挑了挑眉毛,“真抱歉,我不是有意冒犯……所以,我该怎么表达这份歉意呢?”
  “很简单,教授。”尊严受到冒犯的人毫不犹豫地回答,“您可以再给神奇生物管理控制司写一封信,敦促他们快一点把我的经营许可证发下来。如果您能在信中提起,有一部分雪蛆卵如果再不进行二次加工就可能要孵化了,或许会更有助于他们理解问题的紧迫性。”
  这仿佛蓄谋已久的要求、以及厚颜无耻的威胁方式让墙上画框里几个原本在装睡的老校长都忍不住蹦了起来,但邓布利多只是微微一笑。
  “我会的。”
  “那么,我目前的所有要求就都已经得到满足了,很高兴我们今晚在各种问题上都达成了统一的意见。”
  尼尔长舒了一口气——主要原因可能是半天没机会说废话憋得难受——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准备告辞,但邓布利多一抬手叫住了他。
  “稍等一下,丁先生,我最后还有一个问题想问——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骗过拉文克劳的雕像门环,还有一路上的魔法岗哨的?你知道,如果霍格沃茨的安全体系存在漏洞,我们就得尽快把它堵上。”
  年轻人从进房间以来第一次露出了微笑。
  “是的,那些防卫魔法确实非常巧妙,但它们都太正统、太严苛了,以至于只能针对人类巫师,连家养小精灵都识别不到,而我的血统让我在这方面保留有一些天然的优势。”
  “血统?”
  “好吧,说实话,这其实也算是禁止外传的。”他耸了耸肩,上前两步来到办公桌前,双手撑着桌子将脸凑近邓布利多的双眼,“不过这同时关系到宗门选择我来此复命的理由……所以,我想您也有权利了解一下。”
  两人的视线相交,就在邓布利多眼前,那双深褐色眼睛的瞳孔逐渐收缩成了一道细缝。而当尼尔再次开口时,嗓音已经从童声变成了如滚雷般沉闷的低吼。
  “据说在远古时代,最初的一批修士其实都是人与龙诞下的子嗣,而直到今天,一部分稀薄的血脉依然还在流传……您看,校长先生,我信任您,我告诉您这个秘密——不要让我失望,您看行吗?”

(https://www.eexsw.cc/88261/74105926/)


1秒记住E小说网:www.ee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ee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