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霍格沃茨行商记 > EP.19 商人的骄傲

  刍狗引发的骚乱最终远远超出了预料。
  尽管那三个找茬的学生都是在院中不怎么受待见的痞子,但也不能因此就眼睁睁看着他们被一只稻草扎成的小狗撕成碎片生吞活剥,注意到事情的严重性即将超出可以一笑而过的范畴之后,此前一直冷眼旁观的其他学生也不得不拔出魔杖参与到阻止它的工作中来。
  就连刚才因为气急,为虎作了一回伥的佩内洛,这时也无法再继续抱着“活该”的心态来看待这一切了。尼尔先前的警告中确实反复重申了这东西的危险性,但佩内洛对它的印象总体上还停留在“一种会自动监测不当行为,并对其做出惩罚的魔法道具”这个层面上,从未料想过这小家伙还会有如此凶暴的一面。
  它在撂倒了三个人之后根本没有停手的迹象,即便还有意识的两名学生早就已经放弃了抵抗只想着逃跑也一样。它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冲向他们,用难以想象出自稻草制品的蛮力将他们从逃跑的路径上拖回来,再扑到他们身上不断地乱撕乱咬。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店主附在它身上的“可别一不小心把人咬死了听到没,蠢狗”的束缚依然在发挥着作用,不管样子看上去多么狂暴,它在攻击的时候都没有忘记避开要害部位,只专注于撕衣服和咬头发。
  但是……天晓得这小畜生在把人剥光之后会不会停手啊?!
  一时间,昏迷咒和石化咒在公共休息室里到处乱飞,偶尔也会一两道射偏的咒语打破了玻璃或者炸坏了书架,让现场的混乱程度更上一层楼,两个比较胆小的女生开始尖叫,但躺在地上、长袍已经被撕成一条条的那两位叫得比她们还大声——因为那只活见鬼的狗杂种居然学会了拿他们两个当掩体!搞什么……你们这些东方人,如果你没把握让一种东西乖乖听话,就别赋予它太高度的智能,这不是很浅显的道理吗!?
  ——尼尔·万以在同学们眼中足以凌驾于“大难不死的男孩”之上的救世主形象出现在公共休息室里,差不多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看看已经被毁掉一半的小摊、一片狼藉的休息室、得意洋洋地摇着尾巴的刍狗和一副刚从战场上回来一样的表情的各位同学,他几乎是立刻就以自己的方式理解了情况。右手的拇指飞快地在犬齿上按了一下,然后对准骚动的源头用带血的指尖轻轻打了个响指。
  啪!
  刍狗的身体应声爆裂开来,变回了散落一地的干稻草,声音之响亮让本来围成一圈严阵以待的学生们都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而后便愣在原地面面相觑,似乎还没反应过来那个把大家搞得灰头土脸的东西已经消失了。
  过了近十秒,如释重负的吁气声才此起彼伏地响起。
  而稍迟了一步,衣服变得像阿兹特克豹战士一样的两个坏小子,也仿佛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一样,抱在一起哇哇大哭起来。只剩下藏在门洞后面不知道该作何感想的哈利认真地考虑着要不要改天再来的事情。
  ……
  危机本身虽然已经过去,但事情还远没有就此结束,虽然事发时大家因为措手不及都没有想起这回事来,但这样严重的事件是不可能不向分院长汇报的。才刚刚松了一口气之后,所有人就马上又要面对弗立维教授的怒火——不同于草药课上那一次,这回他可是真的生气了。
  三个破坏他人财物、并试图霸凌低年级学生的小坏蛋每人被扣了整整五十分,并且停学一年——这还是看在他们三个倒了大霉、身心都残破不堪的份上从轻发落的结果;在维护同学时采取了暴力手段的佩内洛被扣十分,其他对此视若无睹的学生也每人扣掉五分;至于尼尔……在公共休息室放置危险生物的罪名非常值钱,即使他再三保证这只是大家过度反应的结果,但依然受到了扣三十分和下不为例的严惩,并且需要作为猎场看守的助手,在学生们谈之色变的禁林参加一个礼拜的巡逻以示惩戒。
  如此大规模的惩处,在近十年中还是第一次发生,消息传出,几乎所有人都感到十分震惊,并为拉文克劳今年的争冠形势扼腕叹息……但没过多久,其中较为聪明的那部分人便发现了问题。
  霍格沃茨的学院分制度是没有负分这个说法的。
  眼下新学年才刚刚开始一个礼拜,就算这时被扣上几百上千万分,实际失去的也只有这一周之间积攒下的分数而已。
  也就是说,除了被停学的三个倒霉蛋和将要被迫参加义务劳动的尼尔之外,其他人几乎没受到什么损失。而就算是对于那三人来说,停学一年也未必是件坏事——想想吧,如果你在事发的第二天照常回到了教室,结果发现大家都在交头接耳地讨论有人在公共休息室里被一条稻草做的狗扒成了光屁股的小道消息,那将是多么可怕的一幅画面啊。
  O.W.Ls考试必须因此推迟一年倒确实是件令人沮丧的事情,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下,想安心学习恐怕也不可能吧。
  ……
  “——所以您看,到头来就只有我一个人在吃亏,这合理吗?”
  位于地下的魔药课教室一年到头都是那么的寒冷阴森,沿墙壁摆放的玻璃罐里盛装着各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动物标本,空气里无时无刻不在弥漫着潮气、土腥气和刺鼻的药味——其中大多数是炼制失败的,这间教室的主人对待学生可从不留情,布置绝大部分人都无法完成的课堂作业是他少有的兴趣爱好之一。
  就是这么一间气氛压抑、空气污浊的教室,也没能抑制住尼尔絮絮叨叨的欲望。
  “好吧,也许我确实应该少注入一点灵力,亦或者用更严格的束缚来约束它,但我还是要说,假如没有人来砸我的店,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难道您不这样认为吗?”
  被他当成拉拢对象煽动了老半天的赫敏露出厌烦的表情。
  “听着,尼尔,我承认这件事上你有点倒霉,但你也得看看造成的后果——我觉得弗立维教授已经在考虑到这一点的基础上对你从轻发落了。”
  “哦,您可真不留情面,格兰杰小姐。”
  尼尔委屈地眨了眨眼睛,但表情很做作,明显是故意的。赫敏边偷笑边轻轻给了他一拳:“别耍宝了!”
  “那可不太容易做到——不过说到这个,波特先生和韦斯莱先生去哪儿了?”
  赫敏脸上闪过一丝轻蔑。
  “在图书馆——抄这节课要交的论文。”
  “现在?离上课只有十五分钟了。”
  “没错。很奇怪对不对?”她有些恼怒地反问道,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按时把作业做完呢?我的意思是,总不能因为不喜欢斯内普就连魔药这门课都放弃了吧?再说了,交一份差劲的论文上去也只会给他更多借口来找茬……”
  “人生总不能事事如愿啊,格兰杰小姐。”尼尔把身子一仰,靠在后排的桌子上,懒洋洋地回复到,“就说我吧,我真的很不想在事业起步期放下自己心爱的小店不管,去那片黑不溜秋的荒林里干义工,除非那位猎场看守先生同意我在林子里种点鬼面蕈什么的……但我又有什么选择呢?”
  赫敏选择性地无视掉了那个听上去有点危险的植物名称。
  “别这么悲观,海格人挺好的,你会喜欢他的,哈利和他是特别好的朋友。”
  尼尔回想了一下自己在开学典礼上瞥到过一眼的那个超级大块头——比黄巾力士都高,头发有五尺长,胡子也有五尺长,站在那儿像个特大号的山顶洞人。
  “嗯……我知道了,也许我们会有话可聊。啊,他们来了。”
  哈利和罗恩匆匆忙忙地从后门冲进了教室,罗恩手上还沾着一大块墨水渍,明显来得十分仓促。看到斯内普还没到教室,两人明显都松了一口气,开始四处张望着寻找朋友的所在。在拥挤昏暗的地下教室里找人并不容易,好在这次运气似乎站在他们一边,两人没费什么功夫就发现了正在用苛责的眼神看着他们的赫敏,顺带着也注意到了厚着脸皮坐在格兰芬多学生中间的尼尔·万,后者正没心没肺地冲着他们招手呢。
  “波特先生。韦斯莱先生。很高兴看到你们两个及时赶上了。”
  哈利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罗恩则大大咧咧地一点头,没有一点做了亏心事的样子:“嗨,尼尔。听说你又惹了个大麻烦,嗯?弗雷德和乔治听说有人被吃光了裤子都快笑得神志不清了,他们托我问你一句,那种会吃人的小东西你卖不卖?”
  “我倒是乐于从命,韦斯莱先生。”尼尔微微一笑,没有纠正他对于刍狗的错误认识,“不过自从那次令人难过的意外之后,我就被弗立维教授禁止制作稻草工艺品了,就算我一再向他解释只有做成狗形状的才能动起来也一样……不过,我听说在城堡的外墙上能弄到不错的藤条?藤蛇也是种挺好玩的东西,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兴趣。”

(https://www.eexsw.cc/88261/73941036/)


1秒记住E小说网:www.ee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ee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