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霍格沃茨行商记 > EP.31 不要背叛你的朋友,在事情发展到那一步之前先去胁迫他就范

  霍格沃茨的禁林正在进一步妖魔化的消息封锁得很好,毕竟除了海格之外,教职工中根本没有人愿意接近那里,包括明知道在那儿有很大机会可以逮到违反校规的学生抓回去“拷打”的费尔奇也一样——普通的虐待狂和疯子虐待狂之间的主要区别就在于会不会吝惜自己的性命,他一个哑炮在那里还不够被怪物一口吞的。
  什么叫“海格保证过不会有危险”?你觉得我会相信那头笨牛胡说八道?
  ……
  当尼尔从一如既往沉浸在欺凌弱小的乐趣中的黑鹫那里拿到了之前的订货、兴冲冲地跑去海格的小屋的时候,正好看到他拎着一个比啤酒桶都大的铁皮水壶在给花圃浇水。听到脚步声,海格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他之后面露喜色地招了招手。
  “嘿,尼尔!”
  “您好,教授。”
  原本只是随便种了些……或者说随便留了些耐活杂草的花圃,如今已经完全变了样子。土全部被换过了,每一捧都取自霍格沃茨最肥沃的土地——吸饱了养分的禁林的土壤,黑黝黝得看着便喜人;里面青绿色的幼苗在特制肥料的帮助下,已经长到了接近两英尺高,可谓茁壮的过分;海格还笨手笨脚地在它周围围了一小圈篱笆——你不能指望一个手指头比篱笆眼还粗的人能够多么精巧的手艺,但至少从牢固程度来看,他在制作的时候已经很尽力了。
  就连常在些怪诞细节上钻牛角尖的尼尔,对此都显得十分满意。
  “瞧瞧这地方……那话怎么说的来着?欣欣向荣啊。”
  海格有些羞涩地摸了摸鼻子:“我对这些花花草草真的不怎么在行……如果你想种什么东西,还是去温室里好,斯普劳特教授才是这方面的专家。”
  “的确如此——我的意思是,不是说您外行的那部分,而是斯普劳特教授的……算了,别介意。”话音未落突然发现内容有歧义的尼尔刚准备再解释两句,想了想又放弃了,“斯普劳特教授确实学识渊博,不过我很怀疑她会不会同意我在霍格沃茨的温室里培植这些东西——提到这个,您按我说的把上一批长成的幼苗移栽到禁林里去了吗,教授?”
  “是的,我照你说的,找了几颗大树在背阴的一面种下去了。”海格点了点头,用喷壶嘴一指倚在墙边的一把铁铲——当然也是超大尺寸的,上面还沾着新土,“那些‘花’的茎可真够结实的,我一开始还直担心,从土里拔出来的时候会不会一不小心把它们拽断……后来才发现根本不必这么小心翼翼的。”
  他用手比划了一个用力朝两侧拉拽东西的动作,然后耸了耸肩。
  “这东西用来绑夹板一定不错,你可以分给我一些吗——不用很多,最近林子里有些不安稳,受伤的动物比往年增加了不少,我小屋里的绑带都快不够用了。”
  “当然可以,教授,我得说您的着眼点非常不错。士君子兰的纤维不仅柔韧,而且有种很淡雅的清香味,其中的成分对加快创口愈合是有好处的。这种植物对生长环境并不挑剔,但非常凶猛,而且不像动物那样能辨认出谁是自己的饲养员,只要是进入了捕食范围的东西全都照吃不误……所以说实话,我真的很感激您愿意帮我照顾它们。”
  海格眨了眨眼睛,表情仿佛在说自己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事——“这种事”具体指代的对象究竟是该植物的药用价值还是它的危险性不得而知。
  “再等大概半个月,您应该就可以看到种在禁林里的那几株开花的样子了——那花朵又大又白,花瓣之间长满了锯齿,淡黄色的蕊里面还藏着毒刺。如果我是您的话,到时候就尽量绕着它们走。”
  海格看了看自己面前的花圃,又朝林子的方向望了一眼,一脸茫然地挠了挠头。
  “我……我会的,谢谢。”
  “很好!现在,我们来聊点正事吧。”尼尔假装没看到他困惑的表情,“啪”的一拍手,指了指自己带来的那个小口袋,“您猜怎么着?我弄到您想要的东西了。说真的,这过程可一点不容易,而且魔法部的诸君看到我把这玩意带入境是不会高兴的……”
  海格的眼睛一亮,用近乎抢夺的速度一把抓过那个口袋,急不可耐地解开封口的绳结。那绳结一解开,一股刺鼻的异臭立刻扑面而来,但他非但没有掩鼻,反而欣喜若狂地伸手从里面抓出一把微微泛着暗红色的黑灰,捧到面前一脸陶醉地闻着,甚至还伸出舌头舔一舔,表情充满了喜悦。
  “太棒了,我要的就是这个!”
  火螃蟹需要经常把身体浸没在滚烫的火山灰中才能保持保持活力,这也是为什么目前仅剩的自然栖息地在斐济的原因,只有汤加火山那样的活跃程度才能满足得了它们对温暖的向往。
  即使是麻瓜也懂得如何用孵化器给蛋保温,类似的事情对巫师来说自然更加简单,有了魔咒和魔法物品,想要人工模拟出适宜它们生活的环境轻而易举,但海格并不像使用那种廉价的替代方案,对于自己心目中独一无二的新品种,他希望能为其提供一种更天然也更强大的热源。
  “天火的余烬。”尼尔看着他手中的黑灰,眼神流转不定,仿佛陷入了某种沉思,“两个月前,刚好有一团天火坠落在里山门不远的地方,但是很小,没留下多少余烬。我寄信回去问的时候本来没抱什么希望,但没想到居然真的有剩下的。这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教授——我是说,就算是我也不可能为此专程去请大长老作法,用降星术再拽一颗陨石下来吧?”
  海格没有说话,只是带着满脸的笑容用力拍打着他的肩膀——换成其他人现在肩胛骨八成已经碎了,就算是尼尔,也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肱骨仿佛正在一点点地从肩窝里向下滑落。比起语言,海格显然更习惯用这种简单的方式来和其他人分享自己的喜悦,并且已经把关于危险植物的问题完全忘在脑后了,这是个好倾向。
  “你就瞧好吧,有了它,我一定能培养出最好的火螃蟹——任何人都没见过的品种!我得再努把力,看能不能让它们长到十五英尺长。”
  尼尔不着痕迹地把右手伸向自己左手的上臂,轻轻向上一提,轻微脱节的骨头便重新嵌在了一起。狂喜之中的海格既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甚至没听见他的说话声,直到尼尔故意拍拍他的肩膀,才成功将他的注意力从口袋里的东西上吸引回来。
  “尽管尝试吧,教授,不过可别玩的太过火了,好吗?这东西的能量很可能超乎你的想象,我可不想为这一笔小生意就损失一个重要的顾客兼合伙人——当然了,还是一位朋友。”
  海格愣了一下,然后机械式地点了点头,显然大脑思维还没有跟上肢体动作的速度,也不知他到底听懂了多少。不过以海格的脾气,如果在家里摆弄这东西,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烧掉他自己的房子,算不得什么大事。
  “现在,我们谈谈报酬吧。现在,我完全理解猎场看守的薪金之微薄,也不想为此像个泼留希金老爷一样成天追在您屁股后面要债——所以,我们何不来讨论一下金钱以外的、不那么势利且庸俗的结算方式呢?”
  他放低了声音,把双眼眯成一道缝,紧紧地盯着还在茫然之中的海格,似乎不打算漏过他脸上任何一丝最细微的表情变化。
  “这几天,我在路过禁区走廊的时候总能闻到一股野兽的臭味……我想,您该不会恰巧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吧?”

(https://www.eexsw.cc/88261/73737331/)


1秒记住E小说网:www.ee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ee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