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霍格沃茨行商记 > EP.40 扫帚与魁地奇

  ——飞天扫帚是巫师工艺的杰作。
  气得脸色发青的马尔福当天最后只说出了这么一句完整的话。然而到了第二天,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合堂的飞行课上,他的状态却一直很古怪,腿一直不安分地动来动去,略带焦躁的目光还不时瞟向地上的扫帚,整个人看上去都心神不宁的。
  有些东西除非经人提醒,否则一般是不会自己注意到的,可一旦这层面纱被揭穿,想要再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只因为达达尼安害怕被网球打中脸,红衣主教卫士贝纳茹就丢了性命,德·拉特雷姆依先生的宅邸门口损失了几块铺路石,路易十三花费了四十皮斯托尔。而马尔福犹豫着要不要骑上那根扫帚所引发的恶果,则落在了纳威头上——确切地说,是落在了他刚从祖母那里得到的那颗记忆球上面。
  这种形似玻璃球的魔法物品在被紧紧握住时会改变颜色,以此提醒持有者是否忘了去做什么事。尼尔仔细研究了一番之后给出的评价是不如便签纸,后者至少不需要你再去回忆忘掉的事究竟是什么,但纳威对这件东西保管得很慎重……或者说,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很慎重。
  他是真心害怕自己的奶奶。
  回到飞行课上。由于尼尔多余的赠言,让马尔福对于骑上扫帚一事变得有些踌躇起来,而考虑到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之间的关系,你不能责怪格兰芬多的学生们因此幸灾乐祸。而对于马尔福来说,要回击这些已经触及他自尊心底线的挑衅,最好的方法无疑就是从格兰芬多人里挑一个看上去最软弱可欺的狠狠教训一顿以儆效尤。
  ——这不是他第一次试图恶作剧地对纳威的私人物品出手,但之前那次尤利西斯亮出剃刀似的尖牙在他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及时制止了他这种不道德的行为。只可惜今天因为要上飞行课,马尔福少见地摘掉了银链……或者说尤利西斯少见地同意了对方摘下自己。
  与霍格沃茨的其他学科一样,飞行课也是由一名教授——罗兰达·霍琦女士——单独负责的,考虑到这门课只对一年级学生开放,她的工作似乎是所有教师中最轻松的,但只要现场体验过一次飞行课的课堂,就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想象一下到处都是不听指挥、不识好歹、不知死活的愣头青学生们驾着扫帚擅自起飞,然后又一个接着一个像被杀虫剂熏过的苍蝇那样噼里啪啦地坠落的景象吧,那简直是灾难。不管霍琦夫人怎么来回奔波都不可能照管得过来,非得来只阿尔戈斯——传说中长了一百只眼睛的巨人,不是跟它重名的、可怜的阿格斯·费尔奇——那样的生物,才能把这些捣蛋鬼全都看住了……等等,费尔奇或许也做得到?
  无论如何,当恼羞成怒的马尔福一把从纳威手中抢走记忆球,然后在愤怒驱使下成功将之前对于舒适性的顾虑抛诸脑后、骑上扫帚腾空而起,居高临下挑衅着对方的时候,霍琦夫人正忙着处理一起学生之间因为一人的扫帚头刺进了另一人的鼻孔当中而引发的打架事件,一时分身乏术,只能任由他胡来。而被激怒的格兰芬多学生们也同样趁着无人制止的机会,一个个骑上了自己还没摸热乎的扫帚,准备与对方决一死战……
  ……
  “我不知道……听起来像是一片混乱啊。”
  当天晚些时候,十分自然地跟在刚下课的学生队伍后面混进了格兰芬多宿舍的尼尔听着罗恩添油加醋的叙述,像是为了捧场一样格外夸张地捧腹大笑起来。
  “这一点都不好笑!”满脸愠色的赫敏在他膝盖上捶了一拳,抗议道,“他们差一点就受重伤了!”
  一点不假。一时气血上头的一年级格兰芬多生中,绝大所数人在这堂课之前从没接触过飞天扫帚——包括驾驶技巧和基本的安全常识。在以过度密集的阵型起飞后,他们几乎是立刻便被卷入了一场惨不忍睹的连环空中车祸。
  伯尼斯·彭恩失去了对扫帚的控制,在尖叫声中飞越了半个庭院之后一头撞碎窗户冲进了二楼的一间空教室里;莫里斯·考伯特在升空前的最后一刻明智地选择了从扫帚上跳下来,但长袍的一只袖子却不慎被缠住,导致他被紧贴地面飞行的扫帚拖行了大概十多英尺,在草地上犁出了一道深沟;爱洛伊丝·米德根本来没有参与到男生们鲁莽的行动中去,但她疏忽了对上方的警戒,两个在空中相撞的白痴正好掉在她头上,其中一人在感觉到坠落冲击的同时仿佛听见了咔嚓一声脆响……
  这场即便在霍格沃茨也有资格一争年度最佳的重大惨案最终以参与者全体关禁闭收场,格兰芬多还不得不为此丢掉40分——这数字甚至超过了马尔福为斯莱特林带来的惩罚,但考虑到参与者的人数,霍琦夫人的裁定倒也并无不妥。
  值得一提的是,在一片惨状之中,有一个人却因此受惠不浅。
  “你真该看看他当时是怎么飞的!”罗恩给自己倒了杯水,一口气喝干,然后第三次重复自己最喜欢的这个段落,“我是说,那真是太酷了!他在二十英尺高的空中逼停了马尔福,然后又俯冲接住了坠落的记忆球……我要是不了解哈利的话,肯定不会相信这是他第一次骑扫帚。”
  “真的?那可真了不起。”尼尔随口附和道,同时伸长了脖子在公共休息室里扫视了一圈,“提到这个,我好像没看到波特先生,他也被送去禁闭室了吗?”
  “不!下课之后麦格教授就把他带走了,我本以为他会挨罚,结果……”罗恩两眼放光地摇了摇头,脸上满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你能想象吗?教授带着他去找伍德了,他们打算邀请他加入格兰芬多队!”
  “喔,那倒是值得恭喜的。”尼尔点了点头,他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对骑扫帚飞行的兴味索然,但在祝贺别人时态度倒是足够诚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昨日里弗林特队长还跟我说过,很少有一年级学生能获此殊荣……顺便问一句,伍德是谁?”
  “我们亲爱的队长——魁地奇球队。如果你跟马库斯·弗林特走得太近,他就会找机会绑架了你然后活埋在二楼的公共盥洗室里,不过别担心,反过来的情况应该也差不多,反正他们就是互相看不顺眼,就像所有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一样。”刚好在这时走进宿舍的弗雷德走过来亲昵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嘿,伙计,这两天过得如何呀?”
  “马马虎虎,韦斯莱先生。”尼尔回握了一下他伸过来的手,脸上的笑容比刚刚谈扫帚时略微自然了一点,“这么说,波特先生确实是飞黄腾达了?”
  弗雷德摊了摊手:“我刚从球场回来,现在一切都还不好说。麦格教授对哈利的评价很高,伍德也说他应该是有天赋的,但你知道,打比赛有些时候光靠天赋可不够。特别是对于找球手,他们……啊,他们回来了!”
  话音刚落,又有几个扛着扫帚的人钻过门洞走了进来,其中就包括话题的两个中心人物:人高马大的队长奥利弗·伍德、以及站在他身边显得颇为可怜的哈利。从两人的表情上看,哈利的入队事宜似乎进展得相当顺利。
  罗恩不无羡慕地看着他们。
  “见鬼,真不敢相信他居然就这么做到了,要是我也能飞得起来就好了……你呢,尼尔?你以前骑过扫帚吗?”
  “完全没有,韦斯莱先生。”尼尔不动声色地回答,“事实上,我也是来到英国之后才知道,原来这玩意是真的存在——我原先还以为只有吸麦角菌吸疯了的人才会幻想出自己骑着扫帚飞行的情景来。”
  心不在焉的罗恩没关注什么叫做麦角菌,但这个词的出现让赫敏的两条眉毛都快挤到一起去了。
  “真的?你们那里没有飞天扫帚?那你们平时需要飞的时候怎么办?”
  “哦,办法很多。”尼尔耸耸肩,“可以御剑,可以驾云,也可以借助灵兽的力量……不过在雪山上飞行还挺危险的,毕竟又冷视野又差,而且一个飘在半空中的人影也太容易被当成靶子了——再补充一句,上面说的三种方法我现在一种都用不了,看样子一切都得从零开始了。”
  “那还真可惜。”弗雷德笑嘻嘻地说,“拉文克劳的飞行课是在明天?乔治和我本来还打算翘了魔法史课去好好欣赏一番你的英姿呢。”
  “您过誉了,韦斯莱先生。”他坐着微微欠了欠身,表情丝毫没有因为同时在跟两个“韦斯莱先生”交谈而混乱的迹象,“无论是飞天扫帚还是骑在飞天扫帚上举行的运动,对我来说都太过奢侈了些——不过倘若您想要一个漂亮的撞角装在您的座驾上,我倒是可以效劳一二的。”

(https://www.eexsw.cc/88261/147158965/)


1秒记住E小说网:www.ee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ee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