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霍格沃茨行商记 > EP.77 巨怪暴动

  海格只是有些天真、没心眼、不懂人情世故、笨手笨脚外加容易轻信别人而已,并不是真正的蠢货,尼尔的一句话,也让他开始惴惴不安起来。
  哈利咽了口唾沫。
  “海格,你还记得那天和你玩牌的人长什么样吗?”
  海格脸色苍白地摇摇头:“不知道,他不肯脱下斗篷。”
  看到三人惊愕的表情,他连忙试图解释:“不,你们不知道,在猪头酒吧——就是霍格莫德的那家,这种打扮的人很多。我是说,一年到头总有些稀奇古怪的家伙光顾,所以我以为……”
  “那你怎么确定他不是当地人?”
  海格一脸委屈地小声说了句什么,看口型好像是“他自己说的”。
  哈利扑通一声跌坐在一只翻到的木桶上。
  “你和他聊了什么?尼尔说的那些……你告诉他了吗?”
  “等等,稍等一下,让我想想……”海格皱着眉头使劲回忆,“我那天喝得有点多,有些事情——啊,对了,我们聊到霍格沃茨!他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我在这里当猎场看守!”
  “然后呢?”罗恩和赫敏齐声催促道。
  “嘿,别催我!我在努力想——他又稍微问了问我照看的是哪些动物,我就告诉他了……然后我说我一直特别想要一条龙……后来……后来我记不太清了,他不停地买酒给我喝……让我再想想……对了,后来他说他手里有一颗龙蛋,如果我想要,我们可以玩牌赌一赌……但他必须弄清我有没有能力对付这条龙,他可不希望龙到时候跑出去惹是生非……于是我就对他说,我连路威都管得服服帖帖,一条龙根本不算什么……”
  小屋里一片死寂。只有尼尔像在泄愤一样恶狠狠地讥讽了一句。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图穷匕见!”
  剩下的话其实已经不需要多说了,但痛苦地捂着脑袋的海格还是继续了下去,就像犯人在法庭上供述自己的作案经过——事实上,哈利私底下不厚道地觉得,如果巫师也有法庭的话,他因为这事儿往被告席上站个十次也不冤枉。
  “他对路威很感兴趣……我当时根本没多想,毕竟你能碰到几只三个脑袋的狗呢?所以我就告诉他,路威其实很容易对付,你只要知道怎样使它安静下来,放点音乐给它听听,它就马上睡着了——天啊,我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大蠢货,杀了我吧!”
  哈利没有管他——他对海格并非不抱同情,但眼下有更紧迫的事情要去做。
  “没时间了!斯内普已经知道了绕开路威的方法,他肯定很快就会行动,我们必须赶快把这件事通知邓布利多!”
  “确实没时间了。”尼尔干巴巴地打断了他,“邓布利多校长今天早上刚刚离开学校——日理万机啊校长先生……真可敬。”
  这个消息如同五雷轰顶,一时间谁也没想起来去问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也没人觉得他冷嘲热讽的口气很奇怪。
  “现在怎么办?”罗恩神情紧张地问。经过这半天,他心中那股对魔法石的所有权毫无道理的主张已经消退很多了,但一到情急之下又有复发的征兆,“给邓布利多写封信?”
  “来不及了……”哈利本想说去通知副校长麦格,但尼尔之前说过的话突然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你们在盗窃发生之前就已经知道失窃地点会在哪里了,不是吗?
  “我们先去禁区看看,斯内普随时都有可能采取行动,我们不能让他逮到空子。”他笃定地说,“海格,去通知麦格教授,告诉她……呃,你看着办吧,好吗?”
  最后一句话犹豫不决的口气破坏了气氛,但哈利实在狠不下心来要求海格主动去坦白自己的过失(或者说罪行)。好在后者此时也理解了问题有多严重,点点头从塌了一半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我明白……尽管我不觉得给我灌酒的那个人会是斯内普教授,但要是魔法石因为这事被人偷走了,我永远不会原谅自己的。”他严肃地点了点头准备动身,然而目光就在这时无意间瞥过炉膛里的龙蛋,刚才还毅然决然的表情一下子就垮了下来,“……你们介意我等它孵化之后再去吗?”
  “看在老天爷的份上——我来替您照顾那颗该死的蛋,所以快点去吧,好吗?”
  “好的……好的……对了,我是不是应该先换套衣服?你懂的,显得尊重一点?”
  “海格!”
  ……
  尼尔微笑着挥手目送四人急匆匆地奔向城堡,脸上的笑容随着他们的远去渐渐消失了。
  “好吧,开始干活吧。”
  他飞快地从仿佛无所不装的长袍里面掏出一张印有八卦图案的包袱巾和厚厚一沓黄纸,顺便拎着已经热昏过去的牙牙的后颈把它抛了出去——海格本来是把它留在门外的,但众所都知,狗的忠诚心(以及愚蠢)有些时候甚至会战胜求生的本能,它趁着海格给哈利他们开门的时候悄悄从他两腿之间钻了进来,然后就这么被遗忘了。
  处理完这些准备工作,尼尔跪在壁炉前面,把那颗黑乎乎的龙蛋小心地从灰堆上挪开,然后从一旁的水桶里舀起一瓢温热的水浇在上面,赤手伸进还在冒着青烟的黑灰里,抓起一把开始往蛋壳上抹。
  这是权宜之计。龙蛋如果想要健康地孵化,对温度的要求十分苛刻,但他现在不可能一直守在这个临时改造成孵化箱的小屋里一直到蛋孵出来——考虑到海格因为非法持有龙蛋而被逮捕的风险,或许直接把它煮了吃掉才是最好的选择,但对于襁褓之中……确切说是连襁褓都还没进过的幼小生命,尼尔也多少动了些恻隐之心。
  涂抹完毕之后,用黄纸将蛋层层密封住,再上一道灵符,就能暂时保护它免受磕碰和失温的威胁……尽管在这个过程中龙蛋的外表正在变得越来越近似某种将整鸡用荷叶包裹再封上一层黄泥制作而成的中国传统美食,但是此时没有人能指出这一点,就连尼尔自己也没有多说话的兴致。
  他急急忙忙地用包袱巾把鸡……把蛋一兜,打了个活结背在背上,便准备往门外跑。但还没走出两步,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的疏漏——哪怕是在非哲学的层面上,人也不能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上一次只身深入禁区的教训还历历在目,怎么能没从中学到些什么呢?
  尼尔停下脚步,把手伸进裤子口袋里摸索了一会,掏出一只钴蓝色的玻璃小鸟,它蜷着翅膀缩成一团,像一颗雕琢精美的鹅卵石。尼尔用指关节在它背上轻轻敲了敲,一动不动的小鸟突然活了过来,张开翅膀露出用金线勾出轮廓的小脑袋——它还太小,还看不太出鹰隼那种锋芒毕露的威严感——像在示好一样冲他婉转地叫了一声。
  “醒了?很好,帮我个忙怎么样?”
  鸟儿表示同意。尼尔宠溺地在它下巴上挠了挠。
  “好孩子——听着,你现在回宿舍去,告诉老马,让它到四楼的禁区外面等我,好吧?”
  小鸟用乳臭未干的声音长啸了一声,张开翅膀飞走了。
  自从有了自己的专用扫帚棚之后,马特就一直躲在里面夜夜笙歌,简直荒淫无耻到了极点,不过,尼尔对于这小家伙能把它从安乐乡里拖出来颇有信心。
  他要做的就是快点赶到禁区去。
  听到哈利打算去检查一下禁区走廊的情况时,他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一闪而过,本以为是因为预感到了照顾这颗蛋的任务会落到自己肩上的缘故,但是……
  尼尔摇了摇头,没有继续用毫无根据的想象折磨自己。他把装着龙蛋的包袱巾往背后一背,快步奔向城堡。
  ……
  ……
  海格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直接去向麦格教授忏悔自己的罪过,但最终还是决定先和哈利他们一起到禁区看看——他现在心里乱得要命:担心路威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失言遇到危险、担心哈利他们到了那里会不会胡来、担心这样做是否辜负了邓布利多的信任、担心自己会被霍格沃茨扫地出门、担心他还未出壳的亲爱的小宝宝……如果禁区走廊安然无恙,他提到嗓子眼的心至少能放下一半。
  可惜事与愿违,一行人刚刚爬上通往四楼的楼梯,便听到一阵骚乱的声音,几个不知哪座学院的低年级学生尖叫着从楼梯上冲下来,看都没看他们一眼便逃开了,就好像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赶一样。
  哈利的脸有些泛白,他的第一反应是海格的三头狗挣脱锁链从禁区里跑出来了——这是超乎想象的最糟糕的情况。他不用回头,就知道罗恩、赫敏以及海格本人都产生了同样的想法,因为四个人在这一刻同时加快了脚步。
  越靠近禁区,惊慌失措地从那里逃离的学生就越多,四人的脸色也越差。要知道目击者越多,就意味着事情最终会变得越来越难以收场。
  “海格。”哈利边跑边气喘吁吁地问,“你有办法让它立刻安静下来吗?”
  “当然!只要弄点音乐给它听,它很快就会老实下来……”海格的步子比哈利他们大得多,但逆着逃窜的人流前进反而让他变成了最举步艰难的一个,“但是——”
  “但是?!”
  海格干咳了一声:“我是说,这个方法以前从未失效过,但路威以前也从来没有挣脱过锁链,如果它逃出来是因为那些坏家伙用魔法对它做了些什么,我不确定……”
  后半句话卡在了他的喉咙里,因为这时一行人已经可以看到通往禁区走廊的大门,而站在门前挥舞着大棒驱赶学生的那群怪物明显不是三头犬。
  “那是什么?”哈利站住了,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仰望着那群丑陋的人形怪物。
  它们大约有十到十二英尺高,青灰色的皮肤像生苔的石头一样黯淡无光,脑袋笑得出奇,腿又粗又短,只有躯干部位胖大得出奇,站在那里就像一座瓦砾堆成的小山似的。这些丑陋、可怖而且臭气熏天的家伙正怪笑着挥舞着手里的粗重木棒,吓得那些腿软跌坐在地上没能逃远的学生叽叽喳喳地直叫唤。
  哈利注意到它们并不是真的想攻击人,只是在欣赏学生们尖叫、大哭和尿裤子的模样取乐。它们故意让木棒从学生的头顶上扫过,顺势抽在墙壁上砸掉了一大块漆皮,任由上面那些历史悠久的挂毯和壁画在暴力的摧残下变成一摊垃圾;甚至干脆把棍棒丢到一边,抓住木制的栏杆一顿摇晃,然后把拆下来的大块碎片朝着人群中间乱丢。
  “巨怪!”罗恩的下巴快要掉到地上去了,“在霍格沃茨?这怎么可能?”
  然而他随即想起自己身边还有个成功把三头犬和龙蛋都偷偷带进了学校的反面案例……也许霍格沃茨的安全性原本就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出色?
  “该死,这到底是怎么搞的……嘿,你们!往我身后跑!”海格脸上的表情转瞬间连变了好几变,期间甚至因为发现罪魁祸首不是路威而短暂地松了口气,但责任心最终还是占据了上风,他扯开嗓子朝剩下那几个还在发呆的学生吼了一声,便大踏步地朝离自己最近的一头巨怪冲了上去,一记老拳打在它的下巴上,“哈利,去通知其他教授!我来挡住它们!”
  哈利感觉自己的脑子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运转。
  “不。”
  他轻声说。
  “你说什么?”赫敏惊恐地问道。
  “这一定是斯内普……或者别的谁,总之是那个给了海格龙蛋的人搞出来的,为了给他自己拖延时间!他现在肯定已经进入禁区了,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拿走魔法石!”哈利的语速越来越快,他明白这个计划有多疯狂,但却完全没打算放弃。
  “可是……”
  更多巨怪从禁区走廊的大门里涌了出来,好在海格的大块头和英勇表现足够抢眼,这些愚笨怪物的注意力全都被他吸引住了,一时没人在乎旁边那三个矮不溜秋的小东西。
  “等等,别干傻事!”海格高声劝阻到,但此时一头巨怪挥舞着棍棒打中了他的肩膀,逼得他后退了两步,“该死,哈利,听我的!别去!”
  太晚了,三人也不知用什么手段在这短短数秒的时间里达成了一致,等到海格成功用过肩摔把勒着自己脖子的那头巨怪从楼梯拐角上丢下去、恢复了呼吸的自由的时候,他们三个早就消失不见了。

(https://www.eexsw.cc/88261/146614071/)


1秒记住E小说网:www.ee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ee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