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怀疑我的邻居喜欢我 > 第24章 第24章

厉崇不敢去看他的表情,他把景淮按在自己的怀里,死死的禁锢住他,不知道是安慰他还是安慰他自己。

        “不要怕,是我,我在,我在……”

        他像不知道疲倦一样,一下一下的轻拍着他,低声温柔的慢慢哄着他。

        过了好一会,景淮才慢慢的醒过来。

        他抹了抹脸上的泪,有些担心的碰了碰厉崇的手腕。厉崇揉了揉他的头,“我没事,我带你去我家好不好?”

        景淮说不出话,只能默默的揪紧男人的衣角。

        厉崇便把他带回了自己家,当明亮的灯光照在景淮身上时,厉崇才看清楚他的样子。

        脸上几乎全是血,衣裳凌乱,脖子高高的肿起,乌青一片,上面的五个指印几乎都发黑了。

        厉崇把他小心翼翼的放到沙发上,替他把衣服整理好,道:“你乖乖的坐在这里等我一会好不好,我去接盆水来把脸洗干净。”

        景淮拉住他衣角的手慢慢的松开,厉崇便去厨房接水。

        水龙头的水流到盆里,他低头,便在盆里看见自己的倒影。脸上是一惯的冷淡,只是眼眸却越发的暗沉下去,里面似乎在酝酿着巨大的风暴,全靠主人极强的自制力才控制住。

        他端着水,蹲在景淮面前,他把毛巾放到盆里浸湿,然后拧干,细心的把景淮脸上的血迹擦干净。

        他一点一点的擦得仔仔细细,从脸到脖子,然后到手,他把青年的全身上下都仔细看过了,但是就是不敢看他的眼睛。

        他不敢看那双被水浸过的双眼。几个小时之前还眉眼弯弯的喊着他哥哥,现在眼里面的光芒不见了,只剩空洞。

        景淮的脖子肿得吓人,需要立刻去医院。厉崇把毛巾放到盆里,轻声道:“待会警察来了,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景淮点了点头,他的视线从厉崇的脸上慢慢的往下移,最后看到了盆里面变成红色的水。

        一瞬间,他的脸变得惨白无比。

        他一把推开厉崇,跑到了卫生间,趴在马桶上,吐得昏天地暗。

        厉崇连忙跟了过去,景淮就这样趴在马桶上面,伸出手扣着喉咙,恨不得把胃都吐出来。

        “嗬……”

        “嗬……”

        他发不出声音,只能勉勉强强嘶吼出一两个音节。

        厉崇走过去抱住他,他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只能无力的劝道:“别吐了……”

        景淮吐到什么都不能吐了才停下来,他接过厉崇递过来的清水漱了漱口,吐出一嘴的血沫。

        有的自己的,有厉崇的……

        更多的是别人的。

        警察来得很快。

        厉崇和景淮站在门口,当那个男从景淮的家门口被拖出来时他把景淮按到自己的怀里。男人奄奄一息,身上多处骨折,特别是他的手,被厉崇掰得都变了型。

        他和警察留了联系方式,就带着景淮赶去了医院。

        还好景淮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脖子上的声带受损了,过段时间消肿了应该就能说话。

        再次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厉崇不敢让他再回去,就把他带到了自己的家。

        他又让景淮坐在了刚刚的位置,转身去厨房给他熬粥。每次他一转身,透过厨房的门,就能看见青年脱掉鞋,抱着膝盖,脸搭在膝盖上,蜷缩着坐在沙发上。身上穿的他的t恤,t恤大了一个号,露出青年圆润肩膀和背脊。他的脸依旧没有什么血色,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似乎怕他突然不见了。

        那一瞬间,厉崇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什么尖锐的利器狠狠的扎了进去,疼得他整个人不受控制的痉挛起来。

        粥很清淡,熬得细腻软糯,厉崇不敢往里面放肉沫,他掰了半片安眠药捣成粉末放到了粥里,一并让景淮喝了下去。

        喝了小半碗他就摇了摇头表示不要了,厉崇没勉强他,把碗收了。一小会,景淮就感觉到困倦了,但是他不敢睡,厉崇拍了拍他的背,安慰道:“睡吧,我一直陪着你。”

        他的手里揪着男人的衣角,在他的安慰声里慢慢的睡了过去,只是睡着了依旧不开心,眉头紧紧的皱着。

        厉崇把他抱到了自己的房间,放到了自己的床上。或许是沾满了男人味道的被子枕头给了景淮一点安全感,在靠上枕头的时候,他皱着的眉头稍稍的松了一点。

        厉崇跪在地上,目光一寸一寸的扫过他的脸,他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抚摸过青年惨白的脸。他凑了过去,青年鼻息喷洒的在脸上,他那颗高高悬起、惶惶不可终日的心在此时此刻才稍稍回归原位。

        “对不起,是我来晚了……”

        他的头抵在床上,轻微的声音从他嘴边泄了出来,带着几分哽咽。

        他不敢想象如果他没有听见景淮敲墙的声音会怎么样?

        他不敢想象如果晚去一步会怎么样?

        他只要一想着,他的心脏就疼得恨不得立马死去。

        他多想被掐着脖子,下一秒就死去的那个人是他,而不是他的宝贝。

        ……

        勤劳的园丁有一个大大的玫瑰园,但是他的玫瑰园里只养了一朵玫瑰,他唯一的玫瑰。

        他给玫瑰浇水、施肥,耐心的陪着玫瑰,把所有爱意倾注在玫瑰身上,希望有一天它能为他开出灿烂的玫瑰花。

        后来有一天,一个小偷进了玫瑰园。小偷一开始只是想窃取财宝的,但是他发现了玫瑰园里面的玫瑰。

        小偷可耻的心动了,他想带走玫瑰。

        玫瑰有刺,他就狠狠的拔掉玫瑰的刺,玫瑰扎根在地上,没关系,他只想要一朵玫瑰花,无论是死是活。

        于是他想掐断玫瑰的根。

        园丁气疯了,那是他唯一的玫瑰,也是他不可替代的玫瑰。

        他踩断了小偷的手,把小偷送到可以惩罚他的地方。

        可是他的玫瑰再也回不到那朵开开心心的小玫瑰了。

        ……

        景淮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床头的夜灯散发着橙色的光芒,不刺眼,身下的床有一些硬,鼻尖全是全是一股冷冽的木质香。他蹭了蹭枕头,有些茫然看了看周围,想张嘴说话,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

        昨天的事情慢慢的在他的大脑里回笼,他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

        他慢慢的支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结果他刚一动躺在床下的男人就立马醒了过来。

        男人就躺在飘窗下面的地毯上,身上只盖了一层薄薄的毯子,似乎一整天都没有怎么合眼。

        看见他醒来了,厉崇走到床边,蹲下身子,看着他,轻声问道:“醒了吗,要不要再睡一会,有没有哪里难受,想不想吃东西?”

        景淮摇了摇头,他看了一圈都没有看到自己的手机,便伸出手拉过男人的手,他把男人的手摊开,伸出手指,一笔一句的在他手心画画着。

        【你一晚上都躺在这里吗?】

        “我不放心你。我怕你醒过来,看不到人害怕,所以我就在这里一直陪着你。”厉崇说,“我在厨房里熬了粥,喝一点,好不好?”

        景淮笑了,他的双眼微微弯起,明亮的眼眸像是盛进了满天的星辰。虽然脸看起来有些惨白的,但精神却好了很多。

        他在他的手里写。

        【好,再加一点小白菜。】

        厉崇便转身出门去厨房。

        客厅里的灯很亮。三月底,天气已经渐渐的回暖了,他怕景淮冷,还特意把屋里的空调都开了。

        此时此刻厉崇就站在温暖的厨房里,三月的天,他感到了深入骨髓的冷。

        他想——

        他的小王子真的很坚强,才短短一天过去,他眼里面的惶恐、害怕已经褪去了,只剩下他熟悉的平静和乐观。

        昨天去医院的时候,医生也被他脖子上的伤口吓到了,特意叮嘱他留意他的情况,怕他以后有什么心理创伤。

        可到现在厉崇才明白,原来心里真的有创伤的那个人其实是他。

        他不敢睡觉,甚至连眼都不敢合,他怕他一闭上眼睛,景淮就从他面前消失了,他怕他闭上眼睛,面前的青年就被人掐着脖子,张着嘴,连呼救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甚至连青年在他面前消失一分钟都不能忍受,他要看着他,每一分每一秒都看着他,他心里才觉得踏实。他每隔十分钟就要去试探一下青年的鼻息,他怕他不是真正的睡着了。

        其实病的最严重的那个人是他。

        厉崇低头,打开水龙头,哗啦啦的水流声打破的厨房的寂静。

        他的袖子被他撸了起来,手腕上被景淮咬的伤口已经结痂了,上面附着一层血红色的疤。他伸出手把上面的疤狠狠的扯掉,血顿时从伤口里面流了出来。

        厉崇面不改色的把手放到了水龙头下面,缓缓流出来的清水把流淌出来的血液清洗掉,只剩下一层鲜红色的肉。

        他像是不知道疼一样,一遍一遍的按压着伤口,一遍一遍的用手去搓那一层血红色的肉。

        好像只有疼痛才能稍微带给他一点安全感。

        直到最后伤口已经没有血再流出来,血红色的肉被他洗得泛白,他才停下手。

        他抽出纱布潦草的在手腕包扎了一下,眼里面的疯狂才稍稍的褪去一点。

        然后转身专心的给青年熬粥。

(https://www.eexsw.cc/88180/30177459/)


1秒记住E小说网:www.ee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ee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