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军事 > 秦功 > 第七百零七章:交谈间的无心一言

“郡县、分封皆有利弊,微臣才疏学浅,若非王上厚信,提拔之恩,白衍不无今日,白衍所善不过领兵伐战,郡县、分封乃治国之大事,涉及千秋万代,其意之重,白衍不敢妄言,全听王上做主!”
  白衍对着嬴政说道。
  不管嬴政如何询问,白衍都不会表明立场,毕竟不管站在哪一边,要么得罪嬴政,要么得罪无数人,下场都不会太好。
  “才疏学浅?”
  “才疏学浅!……”
  听到白衍的话回答,别说嬴政一脸古怪,就是尉缭、冯去疾等人,都为之一愣,又是面露诧异,又是一脸古怪的看向彼此。
  才疏学浅在民间,多做损人、轻视之语,他们都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会把这句话,亲口用在自己身上,并且这个人还是秦国的大良造,白衍!
  “今日交谈,乃私下商议,并非朝论,心中所想,皆可直言!”
  白衍想糊弄了事,但嬴政可不会那么简单的放过白衍。
  毕竟白衍乃是秦国大良造,涉及要事一言不表,那未免也让白衍太过惬意了些,特别是在得知白衍的立场之后,已经定下心的嬴政,自然不再担忧白衍的回答。
  书房内。
  见到嬴政非要让白衍站队,别说王绾,就是李斯、冯去疾等人,都忍不住心神一禀,目光纷纷看向白衍。
  “是啊,此非朝议,武烈君尽是直言!”
  李斯沉沉叹息一番,随后立即换上一脸轻松淡然的模样,看向白衍开口道。
  在李斯眼里,既然嬴政非要让白衍表态,那李斯也只能接受,毕竟看着方才白衍对嬴政的回答,以及昔日在荥阳之言,白衍主动在朝堂上书的可能性,并不大。
  “诺!”
  白衍对着嬴政拱手打礼,心中尽是苦笑,看着非要逼自己表态的嬴政,白衍总不可能直接说,自己支持郡县。
  那无疑是把赢侃、王绾身后的所有宗亲、老族、所有秦公子,乃至公子背后的势力,尽数得罪。
  可若是说分封……
  白衍见到嬴政的眼神,心里清楚知道,日后嬴政那毫不犹豫的决定。
  并且在白衍内心深处,也不愿意看到,嬴政有一日,或者说眼下,露出对自己失望的神情。
  “王上,以臣看来……”
  白衍沉吟间,在四周诸多大臣,以及冯去疾、赢侃、王绾担忧的注视中,拱手看向嬴政。
  “不如在关中、蜀地继续行郡县,将东至临淄,南至陈郡、泗水,北至广阳,皆纳入郡县之列,而在更偏僻的苦寒之地,流寇聚集之所,推行分封!由诸公子带领宗室,前往镇压!”
  白衍叹口气,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对着嬴政谏言道。
  在这里白衍故意耍了一个小心机,在说完之后,见到嬴政面色诧异,分神的瞬间,不着痕迹的用目光,看向一旁的鲁太傅、李斯二人一眼。
  仅为躲避嬴政的注视,白衍的举动自然瞒不住其他人。
  几乎就在白衍话音落下的瞬间,李斯面露沉吟,而那一脸心气高傲的鲁太傅,看到白衍的举动,瞬间就感觉到,被挑衅一般,忍不住笑起来。
  “说到底,武烈君不还是赞同分封!”
  鲁太傅似乎着急想要坐实白衍的立场,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脱口而出的这句话,让一旁的李斯,都忍不住皱起眉头。
  “既然太傅能言郡县,敢问太傅,武烈君为何不能言之分封?”
  赢侃皱着眉头,一脸不善的看向鲁太傅,随后当着所有人的面,质问鲁太傅:“况且武烈君口中之分封,有何不妥?”
  别人惯着鲁太傅,赢侃可不惯着,王绾或许忌惮嬴政器重鲁太傅,但赢侃可不怕,背后站着宗亲旧族、诸公子背后无数势力的赢侃,并不害怕鲁太傅。
  方才赢侃清楚的看见,白衍说完,低头辑礼之后,抬头的一瞬,本能瞥向李斯、鲁太傅一眼。
  这一眼可大有深意,至少在赢侃看来,就是方才鲁太傅那咄咄逼人的话,才导致白衍心有顾忌,明显,白衍也是赞同分封的。
  “分封之治,赴周之始!”
  鲁太傅也意识到说错话,于是冷哼一声,说完便不再看向赢侃。
  “昔日周朝,以天下而分,这才导致天下大乱,如今武烈君,不过谏言,分封苦寒边陲之地,加之北有武烈君统领之铁骑,南有征伐百越之驻军,何乱之有?”
  王绾这时候也出声反驳道。
  王绾也看出来,若真要让白衍表态,白衍一定也是赞同分封,这让王绾松口气,只要身为大良造的白衍,站在自己这边,就不需要再过多担忧王氏迟迟不表态。
  眼下,王绾倒是要看看,这鲁太傅可敢仗着嬴政的器重、厚爱,直言白衍、王翦会有反叛之念。
  “王上,臣不过一介武夫之言,治国之事,皆由王上定夺!无论分封、郡县,白衍皆遵从王上之令!”
  白衍没有理会王绾等人的争论,而是在嬴政的目光看过来时,跪地辑礼,向嬴政表明忠心。

  不怪白衍这般小心翼翼,毕竟谁都不清楚,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一句话,让嬴政心生不满,甚至心生隔阂猜忌。
  后世记载之中,嬴政并非是一个杀功臣,忌惮麾下大将的君王,毕竟不管蒙恬领兵三十万驻守北疆,还是屠睢领兵五十万征战百越,皆能看清嬴政的气量。
  不过事关安危存亡,白衍还是不敢马虎大意。
  “免礼,寡人说过,今日不过私下商议!”
  嬴政开口说道。
  看着白衍小心翼翼的模样,嬴政自然也看得出,白衍的举动,背后的担心。
  这让嬴政十分无奈,不过眼下却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日后再找机会,让白衍安下心。
  “谢王上!”
  白衍抬头,见到嬴政并没有露出不满的神情,这才松口气,终于体会到,在战场外的朝堂间,如履薄冰的感觉。
  见到嬴政似乎不想再听到赢侃、李斯等人的争论,把话题转到齐地,询问齐地富商、士族迁到关中后,要如何治理的问题。
  “王上,臣依旧谏言,迁天下大族于关中,宛如迁天下之祸,聚于秦腹,看似能平各地之乱,然平此一时,定会为日后秦之根基,酿成大祸!”
  尉缭对着嬴政拱手说道,一如往常的反对嬴政要迁徙天下大族来关中咸阳。
  特别是眼下,秦国内部,还有争斗!
  想到这里,尉缭有些担忧的看向赢侃、李斯等人。
  “可若不迁,各地旧族无人管辖,腐秦之官吏,剥百姓之生计,百姓动乱而冤秦,士族壮大而成患,亦为大乱之忧……”
  不涉及郡县、分封,冯去疾便没有什么顾虑,终于是开口商议大事。
  白衍这时候来到赢侃身旁,默不作声的听着尉缭、冯去疾这两位大佬,商讨迁士族的事情。
  见到赢侃善意的眼神,白衍也不动声色的点头回礼。
  接下来的商议,白衍都没有再发言,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能不起眼就尽量站在一旁。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商议士族迁徙一事,始终没有得到最为妥善的办法,不迁不是,迁也不是,在白衍的目光中,嬴政最终只能先放在一边,转而吩咐祭祖一事。
  “前往雍岐之地祭祖、巡游一事,重泉君、武烈君,汝二人负责!宗亲事宜,重泉君与奉常商议,武烈君负责调动宫卫、中车府卫!”
  嬴政皱着,跪坐在木桌后,逐一任命,更是吩咐蒙毅,去把调动的印章取过来,交给白衍。
  听到嬴政的话,在场的众位大臣,全都为之一愣,就连年迈的冯去疾,也露出意外的眼神,随后看向赢侃、白衍二人。
  “王上,臣以为或有不妥!”
  李斯五十多岁的脸颊上,脸上都隐约有些变化,顾不得其他,直接拱手看向嬴政。
  谁都知道赢侃是宗亲在朝堂之首,白衍更是深得嬴政宠信,在出行护卫一事上,赢侃与白衍,这二人也不是第一次在一起负责。
  可眼下,朝堂内可是有着郡县、分封之争,李斯就是再信任白衍的为人,再相信白衍对嬴政毫无二心,也不由得担心起来。
  祭祀、巡游,涉及安危以及方方面面,嬴政冒然把所有权利,乃至自身的安危,都交到支持分封之人的手中,这实在不智……
  “寡人决意已定,廷尉无需多言!”
  嬴政见到李斯急忙反驳的模样,似乎不想再看到赢侃与李斯争吵不休,直接让李斯不要再说。
  尉缭本来也想开口,但听到嬴政的话,皱眉间,最终也还是忍了下来。
  “诺!”
  “诺!!”
  李斯看着嬴政,最终还是无奈的叹口气,拱手打礼。
  而与李斯一同开口的,还有赢侃与白衍,二人也都纷纷对着白衍拱手领命,礼毕后,赢侃看向李斯的眼神中,更是一脸得意的模样。
  无他,嬴政对宗亲一派毫无猜忌的举动,不仅仅对于赢侃个人而言,是一种莫大的信任,就是在所有宗亲眼里,也都是有着不同的意义,更是对宗亲的一份表态。
  赢侃知道,待宗亲之人得知此事,也会大为振奋、愉悦。
  片刻后。
  天色不早,随着一众大臣告退,纷纷退下转身离开,白衍也低着头,紧紧跟在赢侃身旁,混在一众大臣之中,想要离开书房。
  “武烈君止步!”
  嬴政的声音再次传来,尉缭、王绾、冯去疾等人,纷纷止步,转头看向人群中间的白衍。
  白衍心里更是咯噔一下,提心吊胆的转过身,回到木桌不远处,站在方才的地方。
  “王上,可是还有何事需要吩咐?”
  白衍轻声询问道,拱手间,神情有些僵硬。
  看向书房内的蒙毅,白衍不由得看向嬴政,若非方才嬴政的任命,让白衍察觉到并无危险,否知道见到嬴政单独留下自己,白衍还真有些担心。
  李斯与尉缭看着白衍的背影,对视一眼,随后朝着书房外走去,王绾与赢侃亦是如此,不过与李斯的表情不同,二人满脸笑容,今日在书房内的交谈,不管是白衍的话,还是嬴政的任命,对于他们而言,都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冯去疾微微皱眉,最终也是叹口气,微微摇头后离开,若是看得仔细些,其实能看出,方才冯去疾的眼神之中,对白衍有一丝丝失望。
  书房内。
  随着一众微弱的脚步声消失,安静的书房中,仅有跪坐在木桌后,看着竹简的嬴政,以及木架旁,神情也有些好奇的蒙毅,剩下的便是站着的白衍。
  “寡人灭诸国,天下一统,为天下共主,不负昔日苍天授梦,寡人想问武烈君,苍天可还有授梦?”
  嬴政见到安静许久,这才放下竹简,抬头看向白衍。
  对于其他人口中,传得神乎其神的方士术士,对于从古流传下来,为世人所知的传言,这些嬴政相信之余,也保留有一丝丝怀疑。
  然而对于白衍,嬴政却是唯一毫无保留的信任。
  毕竟白衍梦境之时,秦国尚未得到天下,秦国甚至都并未有十足的把握,能一次便灭楚国,那九州鼎,更是深埋地下数十年,了无音讯,连巨树之深根,都因九州鼎而变了模样。
  “回王上,九州鼎之后,臣,再无苍天授梦!”
  白衍听到嬴政的询问,看着嬴政那好奇的眼神,彻底松口气。
  提心吊胆的,还以为是因何事呢!原来是这个!
  此刻白衍看着嬴政有些失望的模样,心里忍不住苦笑,怪不得后世嬴政会痴迷长生不老之术,更是不断为方士、术士所骗。
  看来嬴政骨子里,还是十分痴迷玄学!
  “那往日可有涉及秦国之梦?”
  嬴政叹口气,随意的问道一句。
  看着白衍,嬴政倒是并没有怪罪,很快心中便释怀,的确,苍天授梦本就神迹,为天下无数人所惊叹,无数不信之人最终求证,无一人无不叹服,这种事情本就千载难逢,都是历来天下即将发生大变之时,方才出现,或者如同圣贤出世那般。
  白衍能得到一次苍天授梦,以是十分难得,又这能请求,事事皆有苍天授梦。
  “回王上!这……倒是有!”
  白衍犹豫间,还是看向嬴政,想了想,在嬴政意外的目光中,把梦到未来,北方游牧部落,会南下入侵中原的事情,轻声说出来。
  在白衍的诉说中,彼时中原大地,一片尸骨,中原的王朝,只能卑躬屈膝的和亲、苟且,更有君王被俘,头颅被北方部落的首领,拿去饮酒,君王所有女眷,皆被北方游牧部落凌辱……
  “嘭!”
  一拳捶打在木桌上的声音,让白衍吓一跳,就连蒙毅也是如此。
  而当看到嬴政那一脸阴沉,眼中目光十分吓人的模样,白衍更是连忙跪在地上。
  “王上息怒,不过臣之所梦,梦虚无实,不宜当真!”
  白衍是真的没想到,嬴政的反应会那么大,毕竟如今北方,还真算不得大患。
  匈奴、月氏世仇,加之这几年来死伤无数,繁衍受阻,又有秦国扶持的月氏,对付匈奴,在北方,也仅有东胡,能对秦国有一些威胁而已。
  白衍之所以趁机说出北方是中原大患,其一是亲眼见到嬴政对自己没有什么敌意后,想着找机会,早些回到雁门,把一些隐患处理一下,随后与吴高一起,对中原士人动手,让云中学府早些出来,为了对付垄断士人的诸地士族,白衍早已准备多年。
  其二,白衍也是提醒嬴政,无论何时都要提防北方游牧,不管日后秦国与整个中原如何,北方都是中原的隐患,这是白衍纵观后世千秋,十分笃定之事。
  白衍也没想到,嬴政听到后,反应会如此剧烈。
  不过这时候,白衍倒是有些反应过来,或许在嬴政眼里,要传承千秋万世的秦国,方才所说的事情,那自然都是发生在秦国的君王身上。
  而方才得到整个天下,成为天下共主的嬴政,自然无法接受这般奇耻大辱,会发生在秦国身上。
  木桌后。
  嬴政呼吸急促,好在冷静下来后,看着白衍,也意识到一切不过是白衍的梦,这才收起摄人的眼神。
  “起身吧!”
  嬴政皱眉,看着白衍说道。
  也就是白衍,换做其他人,嬴政估计都已经心生不满,毕竟白衍嘴中所说的那些场景,嬴政想都不敢想,纵观历代先王,都不曾受过这般屈辱,嬴政不相信,莫非到他嬴政手中,北方游牧部落,就敢欺他嬴政?

(https://www.eexsw.cc/82048/35972348/)


1秒记住E小说网:www.ee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ee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