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仙侠 > 诡道求仙,从将自己炼成傀儡开始 > 740 又是无忧生?

无生虚空殿里,四处都是一股浓浓的黑色气息弥漫,却没有给人半点不适合的感觉,反而使人感到一种安宁、祥和、平静,似乎待在这片黑暗空间里,就能够修养生息。

    除外,远处还有星光点点,这座无生虚空殿真面貌隐藏于这片浓郁的黑暗中,就像是藏于天地开辟之气的鸿蒙之卵内,好似一个天地奇景。一切冥冥漠漠,宁静祥和得没有半点杀伐之气。

    至于那六大长老,也不知道祭炼的何种神通道法,肉神与元神都逐渐失去形态,都变成了六颗黯淡的星辰,这六个散发漆黑光芒的星辰旋转着,每个星辰之中,无时无刻,都有十分诡异的变化。

    “滴血的断手、血色人皮、深渊、眼珠。”

    傀儡魔城里,贺平也不坐,他的眼睛观察着四周,深幽的瞳孔之中映出六颗魔星的景象,将整个无生虚空殿,全部映入了眼眸之中。

    这是距离自己最近的四颗魔星上的征兆,另外,还有两颗更为巨大的魔星,一座上面显化着漆黑的宫殿,似真似幻;另一个是上面显现出一尊三足巨鼎。

    相较于另外四颗星辰,这两颗巨大的暗星,光是面积就巨大无比,像是个缩小了无数倍的星体,只是这两颗星体,本身就凝聚了一层接着一层的小千世界,上面有飘浮着一道道黑云,遮天蔽日,那星核中散发出层层叠叠的波动,压迫力也是极为巨大的!

    “还有漆黑宫殿,三足巨鼎,这应当是与七大星神有所关联的悬天观秘法,当真是邪异古怪。”

    贺平暗中分析:“而且,这六大长老修炼方式,与一般的显神修士截然不同,不,甚至与一般的仙神道途也大有不同,他们好像是把自己的元神肉身合一,炼成法宝一类的存在。”

    仔细想一想,六大长老这种姿态,倒与那天外妖星有些接近……只是,这也并不奇怪,要知道“神道无仙”,悬天观是典型的神道体系,一切的神通妙法都极为依赖那七大星神。而神道的“神主”之法,又强调一山不容二虎。

    在这个体系之下的其他修士,又怎么可能超越神道的“神主”,直接跨入仙神位阶,那岂不是变成了越俎代庖,功高盖“主”。

    “只是,神道体系既然本身忌讳‘一山不容二虎’,任何一个神主,都不能容忍另一个神主存在,那七大星神这一伙,又是怎么一回事?”

    紫甲殿也只供奉一尊“五通魔主”,换成是泥教也只尊崇那位神秘无比的“佛母”,其他,还有重阳殿信奉的太初荒火之神,万青教相信从太阴母树中诞生的谷神玄牝。

    几乎无一例外,这些教派都只信奉唯一的“神主”,只有悬天观比较特别,信奉的是七大星神。

    贺平早就对这个问题产生不少疑惑,现在越是思考,越觉得其中古怪。

    “一个和尚有水喝,两个和尚挑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神主越多,汲取的信息,获得的好处也越少,怎么可能同时供奉七个星神,除非里面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特殊‘秘密’。”

    与此同时,六颗星辰之中,那个有着漆黑宫殿的巨大星体里,传来一道思潮波动,是一个极为淡定的声音。

    “俱天,你来这里有什么事?”

    “禀告太微子长老。”

    俱天灵官恭敬的施礼。

    “弟子近日在天星大陆上巡查,发现近来海外出现了一些异兆。”

    他右手一点,一道水镜圆光生成,这镜光如琉璃一般流转,其中有光影流动,渐渐浮现出了天星大陆上海外的景物,最后,这面水镜中显现出了五剑岛。

    之后,还有五剑郎君突破地煞境界,斩杀“气运之子”黎文彦一事,而后,俱天灵官又将中原七大派的状况描述了一遍。

    “被关押在无终岭的九首魔罗,明显是逃脱出去,这魔头在中原乃至东荒一带搅风搅雨,对实验明显产生了干扰……”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强行打断。

    “够了!这不过是小事。”

    六颗星辰中那个浮现出三足巨鼎的漆黑星体旋转着,一股近似于天威的威严从中释放了出来,四面八方的黑暗也震荡起来,到处是气流爆涌,好像跌入了那种汪洋大海的风暴中心,就连俱天灵官也是身体剧震,向后退了一步。

    ‘厉害!这是天市星君的‘御星唤魔邪典’?’

    俱天灵官觉得自己的意识也受到了冲击,有一种思维全部混乱,记忆混乱的错觉。

    毫无疑问,这是一位显神巅峰层次的大修士,修为极为强大,意念一动,诸界皆颤,就连这无生虚空殿也深深受到其影响,大殿开始颤抖,四面八方都微微震动。

    “我等之前就有言在先,天星大陆上的土著众生,一应事务,都应当放纵其自行发展……过多的干涉,反而会导致实验受到干扰,徒增变数,对于后续的计划生出不便。”

    “天市星君,你也不要大动肝火,我这弟子又岂是不知趣的人,他赶过来这里,应当还有其他话没有说,且听他把话说完。”

    出言相劝的是六车子,也是六颗魔星中的一颗,这颗星辰要小上一些,光芒也要黯淡的多。

    “说的没错。”

    还有另外一位道号是“权星子”的长老,也淡漠地开口:“俱天灵官,这些年来管理天星大陆,可谓是矜矜业业,恪尽职守,这么多年来也没有出过什么岔子,他会跑到无生虚空殿内,应当有所缘由。”

    “哼!”

    天市星君是六大长老中实力最为雄浑,神通法力也是冠绝众人,也是看守无生虚空殿的忌海子之师。不过六大长老又分成不同派系,不管是六车子,还是权星子,与天市星君并不对盘,属于另外一个派系,倒也不畏惧于天市星君这位大修士。

    “你们这是打算偏袒这小子吗?还是打算与我天市作对?”

    “天市星君,够了。”

    那“太微子”也在这时发话了,相较于天市星君,这位太微子的话语份量就更重了。

    “先让俱天灵官,把话说完。”

    虽然天市星君还想说什么,但是面对太微子这位稳健派的领袖,还是把张嘴准备说的话重新吞了回去。

    太微子是六长老之首,修为与天市星君只在伯仲之间,然而太微子还有一重身份,是两大散仙强者“蟾蠩子”牧野流星的重徒孙。

    牧野流星又是辈份最高的“陷星老祖”楚昭元的徒孙辈,在整个悬天观诸多派系之中,也是重中之重,权柄滔天。

    “算了。”

    天市星君转念一想,为了这点小事得罪了太微子,实在是意义不大,且先听这俱天灵官后面要说些什么,要是这小子东扯葫芦西扯瓢,说不出什么重点,那自己定然要治他一个罪。

    “你就说吧,俱天。”

    “遵命。”

    俱天灵官继续说道:“我对于近期天星大陆上土著的举动,多少有些疑虑,就暗中追查,终于,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我意识到天星大陆可能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不轨之徒入侵,正在借机在天星大陆上搅风搅雨,影响实验进程……不,我认为有人打算颠覆这个实验,破坏‘铸源造圣’计划!”

    “荒谬绝伦。”

    六颗星辰中有一个女性的声音响起。

    “俱天,你不会就是为了这种事,专程跑来无生虚空殿,我们六大长老,一方面要耗费精力,凝练大阵,另一方面,还要分心守护飞星曜魄元胎,时时刻刻,都没有休憩的时间……你该不会就是打算用这种荒谬言论来打扰我们吧?”

    这时出言的是六大长老中的灵渺星姬,她在六长老中辈份最低,却与天市星君交好,出言也是替天市星君帮腔。

    在六大长老中,太微子、六车子、权星子都是一个派别的,只有灵渺星姬与天市星君一个鼻孔出气,关键时刻,灵渺星姬自然是要给自己交好的天市星君出面。

    ‘这小小的一个无生虚空殿,内部就勾心斗角,看来天底下也没有哪个地方是铁板一块,太微子、六车子、权星子都是一伙的,灵渺和天市也是一家亲,还有一位月德星君,始终保持中立,无生虚空殿这一伙人的立场由此可以看出。’

    贺平一边思考这些问题,一边操控着俱天灵官,缓声道:“灵渺长老,弟子有证据。”

    “你有什么证据?”

    六颗暗星中始终波澜不起的月德星君开口了。

    “弟子找到了这个。”

    俱天灵官张开一只手掌,些许微尘般的东西在他的掌心飘浮。

    “以诸位长老的眼力,应当可以看到此物,这东西绝非天星大陆内部自有的器物,每一个都小如微尘,若是仔细观察才会发现,这是以极为高明的炼器法门,制成的微尘般大小的傀儡,我俱天暂时给它起了个名字,称其为‘傀儡虫’。”

    “我在追查包含五剑郎君,还有九首魔罗引发的各种异变过程中,就发现了天星大陆上的土著生灵,有遭到这种傀儡虫的入侵,这傀儡虫,是非常高明的傀儡术,能够绕过一般的监管,侵入土著身心,继而影响其心神。”

    “这种手法非常的高明,傀儡虫并不是搜魂、禁制、夺舍、控制那一类的术法,对土著的元魂精魄并不会产生直接影响,一切干涉都是间接性的,这些傀儡虫一旦深入血肉,就会自我繁衍,寄生在土著凡人和修士体内,通过肉身来影响思维。”

    俱天灵官的这一番话,已经让六大长老陷入沉寂。众人都可以肯定,这么高明的傀儡术,绝计不是天星大陆的土著能够创出来的“法门”。

    事实上,整个天星大陆的修士水平,都是受到严格的控制,这里的修士掌握的力量,并不会“超纲”。

    他们能够修炼的道术法门,始终保持在入道级数,虽然因为灵粹之气的存在,金丹、地煞、天罡境的大修士,能够调动极为强大的力量,但是始终不能参悟天道,那么对于天地法则、森罗万象的理解有限,也不可能领悟更神妙的道法神通。

    只是,智慧生物的天赋禀异,纵使是受到极大的限制,天星大陆的修士也开创了自己的道途,他们修持的虽然是外道法,但是经过不断改进,也创出了不少神通道法。

    或许,在外界修士看来,天星大陆的土著创出的各种法门,都显得极为粗糙,远比不上36入道正法,但是其中也是包含了无数人的智慧和灵感。

    唯一可惜的是,天星大陆的修士们受到了限制太大,六大长老以及悬天观掌握的权柄又太大,这种先天性的压制,也注定了这个世界的修行界成长是有限的。

    这是先天的短板,无法弥补。就如同一个瞎子,天生目盲,这种缺陷是极难弥补的。

    傀儡虫这种法门,虽说是贺平灵光一闪的造物,但是他能够有今天的成就,也是站在无数巨人的肩膀上,而且他的发迹,强取豪夺,不知道夺了多少机缘。

    以他显神巅峰的智慧,才能够开创的“傀儡虫”法门,绝不是这个世界里的修士能够想象出来的。

    六大长老中的月德星君,其星辰所化的异相,就是一颗奇异的眼珠,这股诡异的眼珠照见过来,眼光一闪之间,就发动了暗月湮灭真瞳妙法。

    微尘大小的“傀儡虫”上的所有秘密,也全部显现出来,这位长老也忍不住啧啧称奇。

    “好精妙的傀儡法……似是结合了五傩教的咒灵术,仙傀门的傀儡术,还有一些精妙构思,这小小的傀儡,在设计上,可以说是相当的逆天!”

    “弟子在发现此物后,立刻查阅本门的典籍,追溯修行界有记录的道法、术法、神通的种种记录,也没有找到相似的例子……这是一种不在记录上的道法。”

    俱天灵官继续道:“不过,这终归是傀儡术法,要说当今天下,有谁能够有这种程度的傀儡术造诣,我能想到的人,也只有一个——”

    “无忧生!”

    天市星君冷哼一声,道出了这个名号。

    “没错。”

    俱天灵官点了点头。

    “除了无忧生,世间应当无人能够办到此事。”

(https://www.eexsw.cc/80226/35978938/)


1秒记住E小说网:www.ee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ee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