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球诡变后我唱童谣成神 > 第2章 Ⅰ.《古堡歌声》02

当眼前景物再度清晰起来时,林束缓缓睁开双眼,眸中似有异光闪动。

        此时的林束正站在半山腰,这里的天灰蒙蒙的,看不到半丝光亮,暗沉而压抑。

        林束有些许愣怔,很快恢复到面无表情的模样,下意识扯了扯肩膀上的书包带子,目光淡淡地四下打量起来。

        其实也没什么可打量的,除了一条蜿蜒向上的山路,周围一片昏黑,只能看见模糊轮廓,像随手涂抹像素不高的暗沉色块,却又透着莫名的诡异和扭曲之感。

        往山下探看,一条羊肠小路很快隐没在深浓的黑暗中,看起来就像是被黑暗吞噬了一样。

        抬头朝上张望,虽然也是黑雾弥漫,看不到尽头,但事物轮廓影影绰绰,依稀还能看清两分。

        来路被黑暗吞噬,去路昭示在前,怎么选择似乎根本无须多考虑。

        林束前后瞥了眼,抬脚便要往山下的黑暗里去。

        这时,脑海里再次响起先前那个机械声,似乎是为了阻止他而急着发声,开始时话语并不流畅,卡顿卡顿的,像生锈的机器。

        【……零号玩家已被标记……需探索……异空间……完成任务方可脱离。】

        机械声越说越顺畅,只是依旧不含丝毫感情,透着无机质的冰冷意味。

        【所有被标记者进入异空间,要么完成任务,要么探索当前世界真相。当探求度达到75可选择脱离,或完成任务后离开,结束后根据任务完成度/探索度结算。】

        林束一面听着脑海里的机械音,一面回想起早上听到的新闻播报。

        “……归来后现实世界很可能只是过了一顿早餐时间,不会耽误上班与学习。”

        “……如果时间有冲突也会另有安排,不必担心因为被标记而错过高考……”

        林束面无表情地站着没动。

        他翻转双手,检查了下手腕,没看到标记的数字编号。

        据林束了解,编号一般出现在手腕、颈部比较常见,有些也会出现在脸上、后背,或者其他更隐秘的部位。

        随意找了下没看到林束也没怎么在意。

        “我是零号玩家?”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标记编号似乎是按照标记顺序排列的,也就是说,越往后标记的玩家,编号越大。

        零号?有这个号吗?

        脑海中的声音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似乎只是机械地播报,并不具备智能可以交互。

        【数据初始化中……初始化完成……零号玩家异常数据已修正……身份已修正……核心任务已修正……】

        【开始属于你的愉快旅程吧。】

        连着三个“修正”,是这系统出了问题,还是他的编号有问题?

        林束无可无不可地想着,并没有多少深究的心思。

        背着书包的少年散步似的往山上走着,漆黑眼眸随意环顾四周,虽然眼前情形诡异,他却没一点害怕。

        夜色笼罩这片山头,无边黑暗从四面八方涌来,带来无形压迫。

        脚边的石头和小草像被墨汁浸染似的,虽有着石头和草的形状,却毫无生机,死气沉沉的,被随意摆放在那里,充当着石头与草。

        两边是茂密的灌木丛和树林,最前排的树还能看清树枝轮廓,再往里就是一片浓郁黑暗,不知里面隐藏着什么。

        黑沉沉的夜幕下,没有风,也没有任何声音,别说枝叶被风拂过的声响,鸟兽虫鸣一概不闻,连脚步声似乎也被黑暗吸走。

        无声无息,只有死寂。

        换作其他人,可能早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或走不动道,或歇斯底里哭喊求救了。

        毕竟虽然很多人嘴上叫着想被标记,想进入异空间,但当事情真的发生时,很可能会被吓得尿裤子。现实里,叶公好龙的例子不在少数。

        但林束全程都很淡定,面对当前诡异的情形,表情一点变化没有,走在昏暗可怖的山道上,跟走在每天的放学路上没两样。

        虽然林束没想过自己被标记进入异空间,但当他真的被拉进异空间后,他不仅不害怕紧张,甚至身体每一个细胞都散发出愉悦,连突发的高烧似乎都好了不少。

        “诡变”最开始出现的时间已不可考,但大规模扩散到后来官方出面正式公开宣称,已经过去三年。

        时至今日,“全球诡变”已成为时髦词,人们见面相互问候,第一句话不再是“吃了吗?”,而是“你被标记了吗?”或“你家/学校/公司有新的标记者出现吗?”

        林束虽然一直埋头学习,但身边环境使然,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坐公交车,甚至在家里,总有人在讨论相关话题。

        所以哪怕他没怎么关心全球诡变的事,也被动听了不少。

        尝试片刻后,林束看到视网膜投射出一个悬浮面板,分“属性”“任务”“物品栏”“商城”四个板块,他先打开属性。

        【属性面板】

        id:林束

        编号:666

        等级:lv1

        体力:4

        敏捷:7

        智力:9

        体质:5

        精神值:?(该值为满值时,表明精神状态最佳,异化率最低。当遭遇恐惧绝望等负面情绪,或被异空间污染时,精神值会出现不同程度下降,当数值下降到某个极值时,玩家有极大概率失控或异化成怪物。)

        天赋技能:当前解锁进度((……25))

        林束的目光在编号那里多停顿了下。

        隐藏一半只透露后三位数字是几个意思?为了隐私不给别人也就罢了,为什么自己看也是这样子?

        而且,尾号三个六是认真的吗?

        还有精神值为什么是问号。

        他虽然不玩游戏,对全球诡变的事了解得也比较少,但也知道这样的属性是不太正常的。

        关掉属性,尝试打开物品栏。

        物品栏空空如也,林束试着将书包收进去,无果,估计是只能存放任务世界里的东西。

        至于系统商城,则是灰色状态不能打开。

        最后查看任务,没想到有三个任务。

        【任务面板】

        任务一:与其他玩家汇合。

        任务二:探索古堡。

        任务三:交一个朋友。

        林束原本只是随意扫一眼,视线却忽然在最后一个任务顿住。

        交一个朋友?

        这是什么奇怪任务?

        林束甚至怀疑系统是不是发布错任务了,但他等了一会儿,任务三还是那个任务,没有发生丝毫变化。

        虽然不懂,但抱着有题刷题,能快则快的心态,林束也没去管太多,加快脚步朝山上走。

        能早点完成任务还是早点完成得好,毕竟他还赶着回去高考呢。

        按部就班上了这么多年学,最重要的高考怎么能够错过。

        走了大概十来分钟,前面依稀出现栋建筑,没有丝毫亮光透出。

        从黑色树影间探出的轮廓和高耸的尖塔分辨,似乎是座城堡。

        “啊——”

        拉长的尖叫由远及近,很快便来到身边,在尖叫声几乎能刺破耳膜时,斜旁里窜出来一道黑影,踉跄了几下才站稳,抬眼对上林束视线。

        “你也是玩家!”那人惊喜地脱口而出。

        林束默默地看着他没搭话,眼前青年看起来二十来岁,头发乱糟糟像鸡窝一般,穿着卡通动漫人物t恤,套黄色大裤衩,人字拖鞋。

        此刻他头上落了几片叶子,身上衣服被树枝划破,拖鞋更是跑丢了一只,看起来狼狈又搞笑。

        而他看林束的眼神,闪亮而充满浓烈希冀,像落入陷阱绝地的狗狗终于等到拯救自己的主人。

        青年兴奋地朝林束走近两步,嘴巴机关枪一样没几下便将自己透了个底朝天。

        “我叫张泉白,今年二十三,无业啃老一族,在家里玩游戏时突然被拉进异空间。这是我第一次进异空间,话说这是个什么类型的世界,只有我们两名玩家吗?我看过市面上几乎所有攻略,这种看起来环境比较封闭的应该属于密室型还是迷宫型?密室型的好像很刺激,要么很简单,要么很难,不知道这次属于哪种。”

        “哎对了,你看我的标记,是印在手背上的,是不是特别酷?你的标记在哪里?哦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青年说着伸出右手,手背有一串像长在皮肤上的数字:819000012

        林束无声望着他,在那双幽黑眼眸的凝视下,青年,也就是张泉白,不由自主闭上嘴巴,莫名感到一丝紧张和害怕。

        甚至下意识退开两步。

        眼前高中生模样的男孩长得唇红齿白,眉目精致如画,看起来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当他静默地站在那里时,就仿佛定格的画卷,又或者精心制作的人偶。

        漂亮得不似真人,看着……也不太像真人。

        “你……你是玩家吧?”

        张泉白喉头滚动,“咕嘟”吞了好大一口口水,脑海里闪过各种攻略贴,想找找看有没有分辨玩家与npc的,或者区分活人npc与鬼怪类npc的。

        林束歪了歪头,黑如点漆的眸子直勾勾望过去,声音平板地缓缓问道:

        “交朋友吗?”

        “啊——”

        张泉白惨叫一声跳起来转身就跑,结果撞到一堵肉墙跌倒在地,惨叫声更大,凄厉得几乎快要破音。

        “吵死了,现在的新人素质真是越来越低。”被撞到的人恼火地咒骂,语气满是轻蔑。

        听到来人开口说话,张泉白反倒不害怕了,停下尖叫,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拼命往那人身边靠。

        “有鬼!有鬼啊,漂亮的男鬼,想抓住我□□血!”张泉白胡乱地抓向来人衣衫。

        “……”原本就没什么表情的林束,一张漂亮脸蛋更显木然,他定定看了张泉白两秒,然后移开视线,望向山下来人。

        一共三个人,年龄在二三十岁之间,胖的胖,瘦的瘦。

        为首说话的那个,是三人中个子最高的,头发剃得只剩一层发茬,穿大背心露出胳膊与胸前鼓胀的肌肉,一边走来,手上一边玩转着把匕首。

        他眼神阴沉,尤其看人的时候透着股狠戾,视线往张泉白身上一扫,原本还在向他靠近乱抓的张泉白顿时被钉在当地,怂怂地把爪子缩了回来。

        感觉前有虎,后有狼,张泉白抱住弱小可怜无助的自己。

        “一个废物。”带头老大从张泉白身上收回视线,轻飘飘瞥了林束一眼,目光多停留几秒,说出口的话带着几分不明所以的意味。

        “一个花瓶。”

        张泉白不愿领受“废物”称号,挺了挺胸正要反驳,带头老大一个凶狠眼神射过来,肩膀瞬间垮下去,敢怒不怒言,垂头小声咕哝了几句。

        嘀咕到一半忽然想起什么,猛地抬头看向带头老大,指着林束喊道:

        “他是活人?!”

        带头老大给了他一个看白痴的眼神,懒得搭理,带着自己两名跟班,迈步朝山上那栋建筑走去。

        张泉白扭头瞪向林束,眼神控诉。谁知林束跟没看见他似的,也往山上走。

        瞪着林束的背影看了几秒,见人已走出不短距离,张泉白回头向身后看了看,顿时一个机灵赶紧拔腿追了过去。

        待走近了看,那果然是一座古堡。

        坐落于山头的废弃古堡,不知荒废多少年月,外墙被青苔覆盖,完整轮廓掩映在浓墨块般的树影里,露出高高尖顶,和爬满绿色藤蔓的斑驳大门。

        走到古堡大门前时,林束看到门前的空地上已经有五个人等在那里。

        跟他们一行五人清一色的青壮年不同,门前等待的五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五个人,五种阵营,神态也迥然不同。每一个人都跟别人拉开距离,眼中满是防备与小心。

        林束等人的到来,打破大门前沉默的气氛,抬头看过来的视线各有意味。

        觉察到一股隐秘打量,林束抬眼望去,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离众人最远的一名面色苍白的青年,低头缩成一团,嘴里神经质地念叨着:“我要出去,放我回去,我不想玩什么游戏,不想呆在这个鬼地方,我不想死。”

        他一边念叨,一边用力揉搓自己手腕,好像要把皮都搓下来似的。

        距离青年最近的小女孩,年龄只有七八岁,穿着可爱的蓬蓬裙,背一个绣有蒲公英的白色小包包,西瓜头,公主切刘海,泪眼汪汪地望着他,想靠近又很害怕的可怜模样。

        “大哥哥,你别擦手啦,磨破皮出血好疼的。如果你不想看到手上那串数字,小风筝借你发带绑起来好不好?”

        居然这么小的孩子也被卷入进来,林束不免多看了小女孩两眼。

        察觉到林束的视线,小女孩抬头望过来,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眨巴了下,朝林束露出一个略带羞涩的甜甜笑容。

        “好了,看样子这次任务的玩家都已经到齐……嗯,正好十个人呢。”人群中,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拍拍手,引得大家都望过去。

        男人一副成功人士的精英范,眼神坚毅有力,脸上挂着温和笑容,使他多出几分亲和感。

        他视线一一扫过在场众人,最后在林束身上多停留了几下,嘴角微微勾起,含笑说道:

        “这样第一个任务我们就——”话音忽地一顿,其他人脸上也显出异色。

        林束脑海里再次响起那道神秘的机械音。

        【任务一进度更新:所有幸存玩家已汇合,现在开始随机分配角色……角色分配中……分配完成,请查收新的身份属性。】

        林束打开属性面板,果然看到多出了一栏:

        身份(临时):城堡主人,一位伯爵大人。(请认真扮演,偏离角色太多,将有可能遭遇可怕事情。)

        林束:“……?”

        再查看任务面板,任务一已变更:

        【城堡里的凶杀:请查清真相,找出凶手。】

(https://www.eexsw.cc/76174/30914906/)


1秒记住E小说网:www.ee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ee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