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球诡变后我唱童谣成神 > 第6章 Ⅰ.《古堡歌声》06

“人偶是……什么时候跑到……壁炉里去的?”张泉白颤抖着声音问。

        他牙齿控制不住地上下打架,但此时没人笑话他,因为现在大家的心情都差不多。

        本来看到活生生的人死在面前就已经很受冲击了,转眼发现跟真人一样的人偶被丢进壁炉焚烧,这样诡异的情形令人脊背生寒。

        就好像同一个人死了两次一样。

        但更令人心底发毛的是——

        “……我记得,这个人偶衣服上的歌词好像……好像就是第一句……”张泉白牙齿打战得更厉害,面上几乎没什么血色。

        他之前因为好奇,忍着害怕每一个人偶都拿起来看过,那个神神叨叨的青年没拿自己的人偶,还是张泉白给他送过去的,因而印象颇为深刻。

        泰哥等人听了张泉白的话,想起那首古怪童谣,一时面色都有些难看。

        ——十个好朋友,外出去用膳;一个噎死了,十个只剩九。

        现在仔细想想,青年当时的死状,看起来确实有几分像被噎住的模样。

        剩下的几人你看我,我看你,暂时都说不出话来。

        十个只剩九,这唱的到底是童谣,还是说的他们十名玩家。

        他们原本恰好也是十个,现在死掉一个,只剩九个。

        接下来,还会跟这首杀人预告式的童谣一样,剩下的玩家也会一个一个死去吗?

        而杀死玩家的,到底是城堡里的怪物,还是……玩家中的一个呢?

        相互打探的视线多了些别样意味,

        一般情况下,面对恐惧和危机,即便是陌生人也会选择抱团。可如果制造危机的人,就在他们之中,那人们又会做何选择呢?

        就在其他人或吓得瑟瑟发抖,或疑神疑鬼暗自防备时,林束用一种很平淡的随意说道:“时间不早了,把尸体埋了去睡觉吧。”

        他说的太平淡自然,张泉白反应了一下才抓住话里重点,“埋尸?”

        林束往他看过来,点头,“人死,入土为安。”

        张泉白:“……”

        他想听的不是这种解释……怎么会有人把埋尸体说得跟吃饭喝水一样日常啊?

        “……啊,我收到任务了。”在心里吐槽的张泉白忽地一顿,扭头望向林束,表情有点呆。

        【城堡的酿酒师死了,死者为重,请将其安葬。】

        城堡主人的命令难道会以任务的形式向其他玩家发布?

        如果是这样,那这个身份角色是不是有点太厉害了?

        显然其他玩家也收到相同任务,泰哥一脸不快,“死都死了,埋什么埋,谁想当圣母就自己去别拉上别人。”

        老人劝和道:“任务里说的也没错,死者为重。”他语气略为低沉,“小苏死在游戏世界,没办法把他带回去,至少,让他在这里入土为安吧。”

        萧佐看看一脸冷淡的林束,又看看义愤填膺的泰哥,扬起唇角笑了笑,“哎呀,尸体当然是要处理的呀,尊贵的伯爵大人,怎么能跟尸体共处一室呢。”

        林束抬眸淡淡扫了过来,萧佐对上他冷淡的视线,笑容更灿烂几分。

        “伯爵?谁是伯爵?”张泉白迷糊地扭头四顾,看到林束忽然明白过来,“哦,原本这座城堡的主人是一名伯爵么?”

        “……不对,你怎么知道他是伯爵?”张泉白警惕地看向萧佐。

        萧佐含笑不语,张泉白原本有些不忿,但看其他人却对此没表现出什么异常的样子,好像早知道,他深深地疑惑了。

        “白痴。”泰哥直接翻白眼冷笑。

        还是老人耐心给他解释道:“城堡里很多线索显示,曾经住在这里的是一位伯爵,想来应该就是这座城堡的上一任主人。”

        张泉白眨了眨眼,茫然地四下环顾一圈,“很多线索吗,我怎么没看到?”

        张泉白的疑惑一直持续到他们抬着尸体来到城堡后面的墓地。

        最靠前也是保存最完整的那块墓碑上,虽然同样布满风沙侵蚀的痕迹,但上面的字迹还能辨认得出:

        海德城堡第一百七十六代主人,莫索图密提斯伯爵。

        生于xx23年,卒于xx45年。

        “啊,22岁就死了,好年轻啊。”张泉白感叹道。

        萧佐站在黑色的墓碑前,垂眸盯着上面的名字,脸上没有笑容,神情淡淡,“……是啊。”

        这片墓地位于城堡后方,黑压压的天空低垂,暗沉的雾气弥漫整片墓园,放眼望去都是黑色墓碑。

        而在墓地边缘,耸立着高高的尖塔,外墙被磨蚀斑驳,塔底散落着残缺的石块,杂草从石底顽强拱出。

        荒凉颓败的墓地杂草丛生,草丛中躺着残缺的黑色石块,透着诡异的气息,靠近需要勇气。

        他们选了块离石碑远点的空地开始挖坑。

        灰蒙天空下,那处尖塔直指苍穹。晦暗光线里,时有黑色影子掠过,或于塔顶盘旋。

        荒凉毫无生机的古堡,一切都沉寂下来,而他们一行人的到来,似乎惊醒了古堡里的一些生灵。

        “嘎嘎——”

        粗哑的嘶叫隐约传来。

        “那是……乌鸦吗?”张泉白的动作本就小心翼翼,像没有安全感的动物一样随时警惕着四周。此时忽地一顿,扭头不安地望向塔顶,心里毛毛的,生出一股寒意。

        乌鸦由来是不详的象征,尤其还出现在这种地方,死寂城堡里的唯一活物,却更加令人不安。

        被硬拉来的白绵裙女孩,出神地望着黑沉压抑的墓地,眼神空洞,语气飘忽地喃喃自语着什么。

        “……所以这是梦吧,我为什么会做这样可怕的噩梦……?”

        林束收回望向塔顶的目光,跟着玩家一起将尸体放进挖好的坑里,然后开始填土,脑中闪过之前在墓碑上看到的名字。

        莫索拜勒斯,是那本羊皮日记的主人吗?

        他慢慢地一边填土,一边想着。

        仿佛是为了回应他的疑问似的,脑海中响起机械音。

        【发现城堡最后一任主人衣冠冢,请搜集全部尸骨,并妥善收殓安葬。】

        【提示:注意收殓方式,方式不对,将有可能发生可怕的事情。】

        “啊,收集尸骨是什么意思?”张泉白差点丢掉手里的铁锹,怎么这任务越来越令人害怕了啊。

        他嗓门很大,声音在死寂的墓地传开,仿佛惊扰到了什么。

        浓雾翻滚,本就阴森的墓地看起来愈发黑沉。

        空中群鸦的鸣叫变得响亮,一圈圈绕着塔尖盘旋。

        白棉裙女孩梦幻般的表情出现裂痕,睁大的眼睛流露恐惧,身体止不住地颤抖起来,她抬手用力捂住自己耳朵。

        “别叫了……让它们停下来……别叫了……”

        声音发颤满是痛苦。

        张泉白看得不忍想去安慰,然而他自己身体也在打颤,说话声音都是抖的,“别、别怕……只、只是乌鸦而已……”

        小女孩睁着一双懵懂的大眼睛,望了眼天空盘旋鸣叫的黑色鸦群,又看了看面前两个怕得发抖的人,歪了歪头,语气疑惑而天真。

        “对呀,乌鸦有什么怕的,明明是那么可爱的鸟儿。你听,它们的叫声多有趣啊……‘嘎嘎’,是不是很像小鸭子?”

        她可爱地学乌鸦叫了两声,咯咯笑起来。

        张泉白沉默了,连泰哥几人看她的眼神都多了些不明意味。

        小女孩被看得害怕起来,收起笑容,往林束身边靠了靠,伸手揪住他一片衣角,“哥哥……”

        林束垂眸看着她抓住自己衣角的手,那手小小的,手背看起来肉乎乎的,指甲盖透着淡淡的粉。

        跟小女孩一样,是漂亮而美好的,与这幽森阴暗的墓地格格不入。

        “嗯,乌鸦确实可爱。”平板的不含情绪的话,却瞬间安抚住了小女孩,让她脸上重新现笑容。

        目光在新堆起的坟冢凝视几秒,林束收回视线,转身往城堡里走去,掩嘴打了个不太明显的哈欠。

        时间已经很晚,应该回去睡觉了。

        而且,他一直记挂着那本日记解锁的新内容,想回到房间去看看。

        小女孩蹦蹦跳跳跟在林束身后,大概是刚才林束维护了她,小女孩对林束的显得更亲近了些。

        “哥哥,吃糖吗?”小女孩追上来,摊开手掌向林束伸过去。

        林束瞄了眼她手心躺着的黄色糖果,没说话。小女孩以为他不喜欢吃这个口味的糖,将背着的小包包拉链全打开,翻开里面给林束看。

        “没有红色的,只有这种糖果了。”

        不大的空间里躺着好几颗糖,全是黄色的,只是颜色有深有浅。小女孩拿在手里的,是颜色最深的一颗。

        林束默默回想了下之前那颗红色糖果的味道,不是很想再尝试。但低头对上小女孩忐忑中充满期待的眼神,拒绝的话没说出口。

        林束拿起糖,剥开糖纸,将黄色糖果丢进嘴里,闭眼慢慢嚼了两下,然后睁开眼。

        “哥哥……好吃吗?”语气问得小心翼翼。

        林束慢条斯理地咀嚼着,直到把糖全部咽下,这才对一直等待着小女孩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

        “唔。”林束含糊地应了声,见小女孩还望着他,顿了顿,又补了两个字,“还行。”

        小女孩霎时开心地笑起来。

        比上次回答多了两个字,看来漂亮哥哥喜欢这种味道的糖呢……那她要不要多屯点呢?

        回到房间,林束躺在那张空旷的大床上,拿出物品栏里的羊皮笔记。

        外皮看起来跟之前没什么两样,打量两眼后,林束重新翻开日记。

        日记第一页发生了些变化,上面的污血似乎褪去不少,能够辨认出部分内容。

        内容不多,只有短短几行字,但是并不连贯,断断续续的。

        “奶妈总告诫我说,城堡外面很危险,让我不要跑出去。”

        “……我们玩得很开心,约好下次玩乐的时间,这对我来说可不是件好办的事,但我还是答应下来。”

        “原来外面的世界这么危险,城堡的高墙隔绝了这些危险……可是没人陪我玩啊,我对奶妈大声哭喊,奶妈很伤心地看着我……”

        “他们进来了。”

(https://www.eexsw.cc/76174/30914902/)


1秒记住E小说网:www.ee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ee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