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球诡变后我唱童谣成神 > 第8章 Ⅰ.《古堡歌声》08

吃完早餐,林束打算去探索古堡。

        他的任务列表里躺着三个任务,并没有主线支线之分,除了“交一个朋友”的任务暂时没头绪外,另外两个任务林束准备一起做。

        目前来看,任务一和任务二是相关联的,想要查清城堡里发生的凶杀案,或许需要先弄清楚,这座城堡里发生过什么。

        林束刚离开长桌,小女孩滑下高背椅,蹬蹬蹬地跟在身后。

        做为主体的这栋建筑林束昨天已经查探过,除了十个人的房间外,其他屋子的门都是锁着的——换句话说,想要打开其他屋子,需要钥匙。

        还没走到大厅门口,迎面撞上巡逻回来的护卫队三人组。

        三人的状态有些奇怪,大步走在前面的泰哥脸上带着隐忍的怒火,直接从林束面前走过,看都没看他一眼;

        胖子紧随其后,小碎步跟上队长步伐,经过林束面前时,抽空抬头露了个笑脸。

        落在最后的是那个瘦子,他垂着脑袋,步伐犹豫似乎不敢走太快靠得太近。

        最重要的是,他身上有伤。

        脸颊、手臂这些裸露在外的地方,有着不少血痕,看起来像是擦伤,血肉混着灰黑尘土。

        “啊,你受伤了?”张泉白一声惊呼将所有人的视线吸引过来。

        林束在门口伫足,视线在瘦个子玩家身上扫过。

        没急着出去。

        “你们不是去巡逻吗,怎么会受伤?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张泉白越问越紧张害怕,毕竟下一个马上要去履行工作职责的,是他。

        “难道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认真工作等于去送死?!”毕竟上一个死者酿酒师,就是死于喝酒来着。

        泰哥瞥向张泉白,毫不掩饰目光里的轻蔑和嫌弃,重重冷哼了声,回头狠狠地瞪了瘦子跟班一眼。

        “没用的东西。”怒骂一声,直奔壁炉打了个沙发坐下休息——至于长桌上老人准备的早餐,没有多看一眼。

        瘦子被骂得把头垂得更低,他手上脸上好几处擦伤,破皮渗出血丝,面色苍白得很。神情也不大好看,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眼中还残存着一丝惊悸恐惧。

        胖子跟班似乎想替同伴说句话,但瞥见泰哥冷脸,到嘴边的话咽回去,小心翼翼在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下。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去哪里了?”张泉白盯着离他近的瘦子,既好奇又害怕,抓耳挠腮的。

        瘦子立在原地,看起来似乎还没完全从之前的恐惧中缓过来。

        他从进入这个游戏世界就一直跟着泰哥,现在却似乎不太敢靠过去

        抬头对上张泉白好奇的视线,先是怔了怔,然后挤出一抹苦笑,一字一顿地缓缓说道:

        “我们……去了城堡外面。”

        一句话顿时让张泉白眼睛瞪得更大。

        “外面看着就很可怕,你们还敢出去,我真是佩服你们的勇气。”张泉白一边咋舌一边说道。

        这座城堡就像孤岛,被诡异的黑雾与外界隔绝。即便白天也灰蒙蒙一片,视线无法穿透,那些树枝灌木被灰雾淹没,好像陡然活了过来,隐在灰暗幕布之后,随时会异变成什么可怕怪物窜出来。

        盯着那些奇形怪状流动的灰雾看久了,会感到心悸冷汗直流,有种灵魂都会被吸入暗影的感觉。

        就算完不成任务死在城堡里,张泉白也绝不敢跑到城堡外面去。

        却想不到,玩家中出了真正的勇士。

        果然被分配到“护卫”一职,也是有原因的吗?

        那他成为“马夫”,难道也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原因在?

        面对张泉白毫不作假的敬佩眼神,瘦子怔了下,然后垂下头去,看不清脸上表情,“任务里没说不能离开城堡,而我们原本就是从外面进来的。”

        张泉白不解道:“可那个时候外边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呀。虽然刚来的时候,我就觉得外面挺可怕的,而现在,我甚至都不敢朝外面再看一眼。”

        瘦子身体轻颤了下,本就没多少血色的脸更加苍白,仿佛先前的恐惧被深深烙印在骨髓里,随时会醒来。

        张泉白见他吓成这个样子,有些不忍心再问下去,偏偏心里又好奇的不得了,纠结得眉毛打结。

        毕竟自己不敢趟的雷别人趟了,当然想知道一个现成的结果。

        “你看到了什么?”一个平淡的声音响起。

        沉浸在自己情绪里的瘦子慢慢抬头,嘴角肌肉抽搐,似乎想笑一笑,结果这笑看着却有几分诡异。

        “恐怖。”他咧开嘴,缓缓吐出两个字。

        张泉白听得一愣,“恐怖?”

        林束微微凝眸,扫了眼另外两个同去外面巡逻的人。那两人不知何时停下交谈,专注地听着这边,自己也没注意到,脸色有多苍白。

        瘦子越说越顺畅,嘴咧得很大,脸上笑容像是刻上去的一样,看起来僵硬而死板。

        “当我往外走时,越向前,那种恐怖的感觉越深,好像从灵魂深处升起一股战栗。我看不清那层灰雾中的东西,但绝不会是草木石头,像是不可名状的怪物,散发着无穷恶意,正等着猎物送上门。”

        “我意识模糊地朝前走,黑色黏粘的雾包裹住我,将我拖往深渊,无数双手抓住我,将我往更深的黑暗拖去。耳边似乎回荡着凄厉的惨叫,等回过神来时,才发现惨叫的是我自己,而我已经离开城堡很大一段距离。”

        “我浑身冷汗,四肢僵硬,心底有个声音在说,再往前多走一步,就再也回不了头了,顿时屁滚尿流地往回跑,沿途不知摔了多少次。”

        他低头盯着自己满是血痕的手掌心,轻而缓慢地道:

        “我差一点……就永远回不来了。”

        直到他说完,张泉白才发现自己刚才屏住了呼吸,他大口大口地喘了几下气,摸着手臂上泛起的鸡皮疙瘩。

        “我知道外面很可怕,却没想到这么可怕……也就是说,我们只能呆在城堡里了?万一需要出去做任务怎么办?”

        瘦子抬头看向他,神情已经恢复正常,“如果不到绝路,最好还是不要出去……”

        说到这里顿了顿,再次低下头,语气意味不明,“……虽然城堡里也不见得多安全。”

        他说完后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开,向壁炉那边的沙发投去一眼,脚步迟疑,最后还是没走过去,而是抬脚走向窗边,随意捡了张椅子坐下。

        林束盯着瘦子的背影看了会儿,收回视线时,余光瞥到小女孩也正盯着瘦子看。

        察觉到林束目光,小女孩收回视线,朝他笑了笑,笑得眼眸弯弯,小手在包包里掏啊掏,掏出一颗黄色糖果。

        “哥哥,吃糖。”

        林束淡淡扫了眼那个小包包,那包包小巧精致,虽然看着空间小,但不管什么时候小女孩总能拿出各种彩色糖果,好像怎么也吃不完似的。

        “自己吃。”林束收回目光淡淡说了句。

        小女孩墨黑的大眼睛里溢出点失望,视线落在手里的糖果上时,很快又高兴起来,她开心地剥开糖纸,将黄色糖果塞进嘴巴,吃得眼睛微眯。

        “小孩子不要吃太多糖。”林束平淡的声音响起。

        小女孩动作顿时一滞,抬眼偷偷看林束表情,林束没看她,好像真的只是随口说一句。

        微微松口气,咀嚼糖果的幅度小了很多,“嗯,我知道了,哥哥。”

        她乖乖应道。

        城堡很大,如果全部搜索下来,没个三四天肯定搜不完。这批玩家又良莠不齐,十名玩家中有四个新人,其中两个还基本等于废号,想组队合作都不可能。

        林束没有组队的心思,他虽然想快点完成任务回去,但这并不意味着人越多越好,相反,越是难的题,他越喜欢独自解。

        “咦,这里好冷啊,又黑又冷,我们来这么里做什么?”张泉白双手抱住自己抖了抖,才刚进来,他感觉自己好像骤然从夏季走入了冬季。

        温暖的火把点亮地窖黑暗,带来一丝温度时,也照亮堆满木头架子和墙角的酒桶。

        “哇,这么多酒。”张泉白惊叹,“这就是城堡的酒窖吗?跟想像中的藏酒室不一样,好像仓库啊。我们之前喝的酒就是存放在这里的么,这么多桶,不会都是空的吧……”

        张泉白叽叽喳喳说了半天,发现都是自己在唱独角戏,耳边似乎听到奇怪的“咚咚”声,他回头去看另外两人。

        却见林束一手举着火把,另一只手这里敲敲,那里敲敲,像个满怀好奇手闲不住的小孩子。

        张泉白:“……”

        敲酒桶玩么?之前一点没看出林束有这童心啊。

        张泉白疑惑地皱了皱眉头,又看了看林束身边那个寸步不离跟着他的小女孩。

        小女孩一脸认真地看着林束敲酒桶,一点声音不发出怕打扰到他,好像敲酒桶是什么特别重要的工作一样。

        在张泉白大呼小叫时,还送了他好几个白眼,只是正好背对着她的张泉白没看到,现在张泉白转过身来,正好对上小女孩再次送过来的白眼。

        张泉白:“……你在做什么?”

        他走过去问,小女孩竖起一根手指朝他“嘘”了声,同时附送一个大大的白眼。

        张泉白被“嘘”得有些心虚,刻意放低压了嗓音问:“这些酒桶有什么奇怪的吗?还是说……你们是在找酒喝?”

        尾意上扬,张泉白自觉找到答案,表情控制不住兴奋起来,来回打量满室酒桶眼睛放光。

        “不是找酒。”林束抽空瞥他一眼,那眼神明明平淡的不含丝毫情绪,不知为什么,张泉白却心里咯噔了下。

        “是找尸体,准确地说,是尸体残骸。”

        张泉白蓦然瞪大双眼,浑身宛如浸在冰水里,脊背窜上一股寒意。

        原本盯着酒桶的视线如被冻住,昏暗酒窖顿时变得阴森可怖起来。

(https://www.eexsw.cc/76174/30914900/)


1秒记住E小说网:www.ee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ee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