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球诡变后我唱童谣成神 > 第15章 Ⅰ.《古堡歌声》15

愤怒的咆哮响彻阴森暗沉的墓园,隐于深灰雾气里的存在似乎被惊扰,浓雾翻滚升腾,像张牙舞爪的怪物妄图冲破囚笼。

        灰暗天际掠过乌黑鸦群,粗嘎的嘶鸣在头顶环绕不去。

        在老人扑过来的瞬间,原本一动不动的林束,眼明手快地提起身后的小姑娘急速后退,一下就退到了其他人后面。

        完全异化的老人已经彻底失去神智,此刻只余杀戮的疯狂,虽然最后咆哮着要杀林束,但此刻所有的活人在他面前已没有区别。

        首当其冲的是泰哥,大概没想到林束会撤,还撤得那么快,反应过来前老人已扑到面前。

        “该死!”

        大声咒骂了句,快速抽出武器格挡,还好经历过几个任务世界,有过对战npc怪物的经验,不至太过手忙脚乱。

        只是那句“该死”,不知骂的是攻击的异化老者,还是林束。

        两名跟班对视一眼后,跑过去帮忙。

        还好老人的异化程度不高,也就相当于任务世界里低等级的普通怪物,三名有经验的玩家还算应付得过来。

        见暂时没什么危险,林束没再继续跑,站在外围看戏。

        泰哥对战中瞥见,那叫一个气啊,差点失手被老人挠中。

        “你特么故意的!”

        林束依旧是那副面瘫表情,“是呀。”

        “……”

        泰哥出离了愤怒,怪物都不想打了,想直接冲过来跟林束拼命。

        张泉白还没从玩家变怪物的冲击中缓过神来,眼见又要上演一出同伴相杀,他想也没想,下意识几步跨到林束面前。

        “他不是这个意思,他的意思是……你不是护卫队长吗,武力值肯定是我们当中最强的,只有你能对付这个怪物。”

        末了扭头望向林束,一张脸顿时苦下来。

        “大哥,我喊你大哥行了吧,你不要再玩了,刺激一个还不够,再把另一个刺激得疯掉,是想我们全交待在这儿吗?”

        是的,虽然林束一直面无表情,说话语气始终平淡得没起伏,但张泉白还是看出来了,他就是在玩。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玩。

        如果林束脸上有表情的话,张泉白想,那此刻一定是满怀笑容。

        像恶作剧成功的小孩一样,带着恶劣的,得意的,笑容。

        林束收回打斗场的视线,转头看向张泉白,语气平平。

        “我没有玩。”

        张泉白为之一滞,刚才陡然生出的勇气“扑”地像被针扎破的气球一样泄了,他怂得立马退开两步,用尽最后一点毅力才没把视线移开。

        “哈、哈哈……不、不是玩,那、那你在做什么?”

        “我是在给你们机会。”林束说得很认真。

        张泉白傻眼了,“……哈?”

        “任务完成后的结算,是根据玩家表现评分。”

        林束重新将视线投向战场,由玩家异化而成的怪物随着时间推移,变得更加疯狂,感觉不到痛,不会害怕,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反观玩家这边,虽然人数占优势,却束手束脚,尤其还要有克服心理上的恐惧。

        附近的几座墓碑被撞倒,泥土翻滚,半人高的草伏倒大片,露出些不知名的枯骨。

        “我找出了凶手,自然不用担心评分,但什么都没做的你们,大概只能拿个最低等级……唔,最低等级,好像什么奖励都没有吧。”

        林束的话音刚落,原本已经开始消极对敌的泰哥眼神蓦地变凶狠起来,大吼一声加大输出力度。

        林束满意地点点头,站着继续看戏。

        张泉白张了张嘴,总觉得这话听起来似乎是没错,但又好像有哪里不对。

        老人的身体重重砸到墓碑上,坚硬的石碑瞬间四分五裂,但异变的老人却好似感觉不到疼痛,快速爬起来,张嘴发出愤怒的嘶吼。

        这个时候的老人已经没有多少人类的模样,原本苍白松弛的皮肤,变成灰色树皮状的鳞甲,泰哥手中那把缠着铁丝的棒球棍根本伤不了他。

        “……是我看错了吗,为什么感觉老大爷好像变得越来越厉害了呢?”

        张泉白怔怔望着眼前的打斗,轻声呢喃。

        “不是错觉,是异化程度加深了。”

        林束也是没想到,玩家完全异变后异化程度还会加深,他不知道是所有的怪物都是如此,还是只有异化的玩家会这样。

        泰哥作为资深玩家,当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发现眼前的异化玩家越来越难对付后,果断祸水东引。

        评分虽然重要,但跟命相比,一切都要靠后。

        原本作为主力的泰哥撤得猝不及防,处于第二位的胖子跟班被迫迎头顶上,闪着寒光的爪子划过,在胸口留下五道长长血痕。

        要不是后面的瘦子同伴拉他一把,恐怕那一下就要交待在这了。

        “蠢货,还站在那儿给怪物杀……谁惹出来的麻烦谁解决啊。”

        泰哥看到自己跟班受伤,脸色阴沉,破口大骂了声,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将老人往看热闹的林束引去。

        “喂,你不要过来啊!”张泉白吓得脸都绿了,大喊着扭头就往后跑,危机关头还不忘林束,想拉他一起跑路。

        林束却没动,看向旁边一直没怎么动的萧佐,“……你不在意评分?还是——”

        他目光转向正急速逼近的异化老者——不,或许称怪物更贴切些,平常人多看一眼都会掉精神值,林束眼中却没一丝害怕。

        “你也打不过?”

        萧佐微笑的表情一顿,没去看越来越近的怪物,含笑与林束对视,“你觉得我比不过那个怪物?”

        林束面无表情,“我觉得什么不重要,事实才重要。”

        泰哥风一般从林束身旁跑过,带得发丝晃动,衣衫鼓荡,紧接着是两名跟班,和后面追着不放的怪物。

        林束眼睛都没眨一下,抓着他衣摆不放的小女孩虽然没被吓跑,却也紧张地攥紧了手指,剥了一颗糖塞进嘴里,吃得两颊鼓起。

        怪物急扑而来,分辨不出对手的样貌,只记得活人的气息。

        腐烂的味道刺激鼻腔,腥臭的涎水自尖牙滴落,寒光闪现,劲风迫面,头发被吹得如旗帜般向后拉直。

        林束仿佛吓傻了似的站着不动。

        逃命中的张泉白百忙中抽空回头看到这一幕,吓得亡魂皆丧,下意识顿住脚步想往回冲。

        “快跑啊——”

        忽然风止。

        怪物的身形定在半空。

        刚抬脚迈出半步的张泉白有些尴尬地停下,望着那边,目瞪口呆。

        泰哥脸上第一次露出震惊之色,随即沉下脸,面色变得极其难看。

        萧佐单手掐住怪物脖子,将其定在半空。

        身体强韧地能撞碎石碑,轻易撕裂人体的怪物,此刻却像小鸡仔一样被举在半空,双手使劲去掰那只掐住自己脖子的手,却撼动不了丝毫。

        “区区劣等货色,怎配与我比。”

        话落手臂猛然发力,怪物被重重甩了出去,快得只能看见一道残影,撞上厚实的石墙,垒在墙边的柴堆也被撞垮,“哗啦”声响中,坍塌石墙将怪物埋在底下。

        现场安静了至少三秒,无人说话。

        清脆的拍掌声响起,张泉白机械地转动脖子看过去。

        “打得不错。”

        林束拍了两下手掌,像是观看了一场表演,在其结束后,鼓掌送上应有的礼节。

        张泉白:“……”

        此时此刻,他有点不敢去看萧佐的脸色,但其实林束这张脸更让他有些犯怵。

        初见这张脸时,张泉白觉得虽然面瘫但长得漂亮,就像校园里那种高冷学霸男神。

        随着接触,发现这人虽然一直是没有表情的,却算不上高冷。

        就像现在。

        张泉白望着林束那张没有丝毫表情的脸,不知怎么脑海里冒出一个念头,他觉得林束是在——

        面无表情地在笑。

        一直挂在萧佐脸上的笑容淡了淡,深黑眼眸沉得看不到底,透不出光亮。但很快,他表情恢复正常,再次微笑起来,彬彬有礼地对林束谢幕般躹了个躬。

        “多谢伯爵大人赞许,还想看吗?”

        林束淡定地点了下头:“期待。”

        张泉白:“……”

        自进入这个异空间世界后,他总因为自己太过正常而显得格格不入。

        坍塌的石墙忽然震动了下传来“哗啦”的声音,张泉白吓一跳,惊弓之鸟般投去惊惶的视线。

        不会是怪物没死,又爬出来了吧?

        石块从顶部翻滚落下,在地面滚了几圈停住。

        林束踢开脚边的石头,没管散落一地的木柴,来到坍塌的石墙边。石墙很厚,没被砸穿,垮下的石头堆起来,看着像一个坟墓。

        而石堆里,正是死去后恢复人类模样的老者。

        虽然恢复了人的模样,看起来却比变成怪物时更恶心,张泉白只瞧了一眼便转过头去吐了。

        大半躯体被石头压着,露在外面的部分血肉模糊,关节怪异地扭曲着,好几处可见森森白骨。

        而最叫人毛骨悚然的是,尸体的颈部钉着一把黑色的斧头,锋利的斧刃正好砍中脖子,深深镶入地面。

        于是脑袋与脖子分离,只余一点点皮肉连着,瞪大的双目两行血泪流下。

        这样的死状太过诡异可怖,令人分不清老人最后是死于异化,或者死于萧佐那一扔,还是——被斧子砍头而死。

        泰哥面色阴沉地盯着老人的尸体,不知在想些什么。

        在他身后,两名跟班相互扶着,没敢多看老人的尸体,脸色一个比一个苍白难看。瘦子更是被吓得惊叫了声,腿软得要往后退,要不是胖子拉住他,就要坐地上了。

        泰哥回头狠狠瞪了一眼,瘦子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也不敢再发出声音。

        扶着胖子胳膊的手不自觉用力,痛得胖子皱起眉头看了他一眼,却也没出声提醒。

        唯一面不改色的大概只有林束了,他盯着沾染腥红血液的白骨,看得目不转睛,似乎还想上手摸一摸。

        “哎你干什么?”吐完回来的张泉白赶紧拉住他。

        “找一找。”林束被拉住后也没强行挣开,随意称动视线,四下搜寻。

        莫名的战栗感爬上脊背,张泉白自动松开手,“……找、找什么?”

        “人偶。”

        果然不出所料的答案,却没让张泉白有一点高兴,反而愈发感到寒意侵身。

        熟悉的同伴突然变成杀人凶手,还异变成了怪物惨死,这本身已经是很可怕的一件事了,可林束现在的表现告诉他,事情还未结束,可怕的远不止如此。

        就在张泉白以为林束不会回答时,却见林束忽然回过头来,就那么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七个小朋友,举斧砍柴火;一个砍两半,七个只剩六。”

        “第四个。”

(https://www.eexsw.cc/76174/30914893/)


1秒记住E小说网:www.ee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ee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