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球诡变后我唱童谣成神 > 第17章 Ⅰ.《古堡歌声》17

“奶妈很生气,说伯尼吃太多了,伯尼是我带进城堡的,所以他多吃的要从我的食物里扣减。”

        “我不想变成奶妈口中不听话的小孩,那会唤醒另一个奶妈,我有点怕……不,我很怕……”

        “伯尼跑来告诉我,我不是小孩子,我是伯爵,是这座城堡里唯一的主人……没有人可以命令我,没有……”

        林束合上日记,重新将羊皮笔记收回物品空间。

        每次的内容都断断续续,颠三倒四的,看起来很像一名孩童思维混乱的呓语。

        林束有些明白,为什么在得到这本羊皮笔记时,系统会提醒他谨慎使用。

        林束的目光再次扫向那片黑沉沉的墓地,最后一任伯爵的墓是空的,那其他墓里,又会埋葬着什么呢。

        “嘎——”

        一道影子从墓碑上振翅腾飞,划破黑色迷雾,掠入天际,在林束头顶盘旋一阵,“嘎嘎”叫着飞远了。

        乌鸦的叫声把刚走过来的张泉白吓一大跳,他握紧手里的人偶生怕再掉了,加快脚步走到林束身边,尽量想挨得近些。

        “这乌鸦叫得也太瘆人了些。”张泉白咕哝了句,缩起肩膀目光怯怯地往周边一扫,待触及墓地那片时又赶紧收回来,不敢多看一眼。

        “我找到了,咱们赶紧回去吧,这城堡外面本来就邪乎,现在快入夜了,谁知道继续留在外面会发生什么。”

        林束扫了眼被张泉白抓在手里的人偶,上面沾了些泥,还有一点裂痕,目光微怔。

        “……裂了。”

        张泉白轻轻拍了拍人偶身上的泥,又对着吹了吹,对此倒是满不在意,“嗨,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没摔碎已经是这人偶质量好,只是一点裂痕而已,不算什么。”

        顿了顿,语气带上点惊讶,“这人偶也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做的,摸起来硬邦邦的,却又不像是用陶土捏的,不然那一摔铁定粉身碎骨了,哈哈。”

        笑着笑着,在林束平静的注视下尴尬地停住,张泉白掩饰性抬头摸摸头发。

        好像在这个诡变幽森的世界里,他的笑声总引不起共鸣,到底是其他人缺少幽默感,还是他的笑真那么不合时宜?

        回到大厅时,这一边的搜索任务也已经结束。

        他们找到了两份尸体残骸,一条胳膊,和一条腿。

        此时,这两份残骸跟烧毁的人偶一起摆在长桌上。

        张泉白只瞥了一眼便赶紧收回视线,心想,他之后可能都不敢在这张桌子上吃饭了。

        林束走近去看,不仅看,还拿手比划。

        其实这条胳膊和腿看着并不怎么恶心,跟先前在乌鸦巢穴找到的头颅一样,都风干得比腊肉还干枯,上面裹着残损的衣物,显露出来的皮肤比脱水的树皮还要皱巴巴。

        大概就跟木乃伊差不多,只不过这具木乃伊不是完整的,而被大卸八块,哦,不,是十块。

        “不是同一个人。”林束很快得出结论。

        泰哥一听便皱起眉头,“你怎么知道不是同一个人?”

        林束没理他,转头望向萧佐,“哪里找到的?”

        萧佐扫了眼气急败坏的泰哥,面带微笑,尽职尽责地回答,“手是在厨房的储藏柜顶上,腿是在玩家房间的床底。”

        “床底?”张泉白倒吸一口凉气,床底下藏着一条人腿,睡觉的时候跟这条腿背靠背……这妥妥恐怖片里的场景啊。

        “谁的床底?”

        萧佐依旧含笑望着林束,好像他只听林束的话,也只回答林束一个人的问题。

        林束陷入沉思中,手指无意识揉搓着,好像是想搓掉沾到手上的污秽。

        “哼,装模作样,真把自己当城堡主人了吗?不怕死得更快!”

        泰哥在林束这里屡屡碰壁,如今他对林束的敌视程度,已经超过萧佐,位列第一了。

        他觉得林束就是靠着一张脸哗众取宠,整天板着张脸,连个笑模样都没有,却有一大一小的舔狗围着转。

        哦,还有个傻的,别人随便一句话,便被骗得一愣一愣的。这种人除了被推出去做炮灰,还有其他用处吗?

        阴沉地扫视了一圈大厅里的人,尤其狠狠瞪了眼林束,泰哥愤而带着两名跟班上楼了。

        还好他走得早,不然看到接下来的一幕,只怕会气得更加心梗。

        “手臂是男性,腿是女性的。”林束收回思绪淡声开口道,说着看向萧佐,用一副非常理所当然的口吻道。

        “一起装进棺材里去。”

        “啊?现在吗?这都到晚上了,外面不安全,明天再弄也行的吧。”张泉白指着墙上的挂钟道。

        萧佐却没领受他的好意,对着林束微微颔首,“是,伯爵大人。”

        说完收起桌上的胳膊和腿便走出了大厅。

        张泉白半张着嘴巴,看得不解,但大受震撼。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游戏精神,将扮演的角色刻进骨子里去,不怪人家能成为大佬玩家。

        正乱七八糟想着,耳边响起一个清脆童音。

        “哥哥,洗手。”

        张泉白低头望去,便见小女孩不知什么时候端来了一盘水,正费力地举到林束面前,请他清洗手上的污秽。

        张泉白:“……”

        他想起今天林束那双手干过的事——摸风干的头颅,拣乌鸦羽毛,挖坟掘土,摸干尸手脚——一般人不敢干的事他都干了。

        是应该好好洗下手。

        年幼的小女孩端来一盆水请年长的哥哥洗手,这幅跟公益广告如出一辙的温馨画面,看着真是感人得很……

        感人个鬼啊,现在张泉白就整个一副怀疑人生的表情。

        他到底玩的是什么游戏,到底是他不正常,还是别人不正常,还是整个游戏都不正常?

        临睡前,林束将小女孩送到房间,正要转身离开,感觉衣服被扯住。

        “哥哥,越来越危险了,你要小心。”小女孩仰着头,脸上没有了一贯的甜美笑容,认真的小脸蛋透出几分凝重。

        林束垂眸与小女孩对视,随意瞥了眼她挂在身上的小包包,小包鼓鼓的,显见塞满了东西。

        “啊。”他平淡应了声,听不出在意还是不在意,小女孩有点急了,却又好像顾忌什么或是自己也搞不太明白,无法说出个所以然来,不由更急。

        “哥哥,这次的任务世界跟以前不太一样……异化的速度太快了,任务也很奇怪……还有那个藏起来的怪物……”越说不清越急,看起来像是要马上哭出来似的。

        林束忽地将手掌盖上她的头,小女孩瞬间安静下来,眼睛微微睁大,像只受惊的小松鼠,却又不舍得头顶的那点温度。

        “别怕。”

        短短两个字,依旧是没有情绪起伏,小女孩原本有些不安的心却瞬间平静下来,眼里重新流露出孩子气的依赖。

        林束走出两步忽又顿住,回头望向还站在门口的小女孩。

        “糖果,不到必要的时候,尽量少吃。”

        小女孩抿了抿嘴唇,声音低下来,“可是,不吃糖的话,小风筝会害怕呀。”

        林束看着她的眼睛道:“害怕,可以来找我。”

        说完这句话,林束便转身走了。

        小女孩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望着他的身影消失不见,垂下头看不见脸上神情,好半晌后极轻极轻地唤了声“哥哥”。

        ……

        零点钟声响起,午夜的歌声回荡于空旷沉寂的城堡。

        重重黑暗仿佛有生命似的,像涌动的岩浆漫过城堡,原本就暗沉无比的黑夜,变得更加浓稠黏腻。

        林束睡得很沉,恼人的歌声时远时近,并未将他从睡梦中唤醒。

        那歌声诡异,带着奇怪的欢快童稚语调,是睡梦中听到能引发恶梦的程度。但林束睡得安稳,仿佛那是催眠曲,呼吸平和,眉目安详。

        见达不到吓人的效果,歌声带着几分恼意渐渐远去,消散于无边夜色。

        不知过去多久,房门被缓缓推开的“嘎吱”声在静夜里显得尤其清晰。

        一道影子出现在房门口,静静站立片刻,然后慢慢向床边走去。

        房间里一片昏黑,只模糊看到床上微微隆起的轮廓,窗户虽然半开着,但外面也是黑沉沉一片,不比房里好多少。

        黑影举起手,手上似抓着什么东西。

        黑暗中,看起来熟睡的林束悄无声息睁开双眼,眸中毫无睡意。

        黑影对着床上狠狠扎下去。

        黑暗中响起翅膀振动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快速掠过,在这样漆黑的夜里却完全看不清,林束微感意外,更是惊吓到了闯入的黑影。

        不知什么东西从角落里窜出撞过去,尖利的喙狠狠啄上那只拿着东西的手。

        凄厉的惨叫响起,黑影扔掉手里的东西,慌不择路逃出房间,还撞上了门,从叫声中能听出似乎受到极大惊吓。

        早有准备却毫无出手机会的林束:“……”

        他没有去追那个黑影,起身点亮烛灯,一回头,正好与蹲在床头的一只小东西对上视线。

        ——那是一只乌鸦。

        浑身乌漆抹黑,只有两只绿豆般大小的眼睛,在烛火映照下闪着幽碧的光,此时望着林束的目光充斥着冰冷诡异的感觉。

        这只乌鸦看起来跟普通乌鸦没什么区别,却不会因为人的靠近而惊飞,更不知何时落在房间里,对半夜闯入的不速之客毫不客气地送上一啄。

        地毯上落着一只针筒,一看就不是城堡里的东西,想来又是玩家在之前的世界获得或在商城兑换的。

        林束弯腰捡起针筒,晃了晃里面的不名液体。

        “六个小朋友,去把蜂窝捅;一个被蜂蛰,六个只剩五。”随口念出这句童谣,林束再次望向停在床头的乌鸦。

        “又一次失败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乌鸦一动不动地立在床头,忽然歪了歪脑袋看过来,碧绿的眼珠滚动了下,与林束漆黑的眼眸对视,居然有一种诡异的神似感。

        林束歪了歪头,这一刻二者更是神同步。

        “啊,总是吵人睡觉,有点……生气了呢。”

        他垂下眼眸,面无表情地说地轻声说了句。

(https://www.eexsw.cc/76174/30914891/)


1秒记住E小说网:www.ee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ee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