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球诡变后我唱童谣成神 > 第19章 Ⅰ.《古堡歌声》19

瘦子的话说完,整个大厅落针可闻。

        无人生还的任务世界,他们没遇到过,也没听说过。

        “不、不可能……不会是这样的……”一直与瘦子形影不离的胖子受不了地喊起来,瞳孔震颤,显是受到极大惊吓。

        “怎么会无人生还,根本不存在这样的任务世界,所有被拉进异空间的人,只要完成任务就可以离开……是吧?对的吧?”他随手扯过一个人寻求认同般急切地问着。

        被扯住的张泉白没有反应,他这次也吓得不轻,嘴唇哆嗦着,表情飘乎,呓语般说道:“……全灭的结局,我看过那么多攻略也没见到过啊。”

        小女孩瞟了他一眼,眼神好像在说,这个叔叔看起来是真的不大聪明。

        既然都全灭了,那还有谁来写攻略呢。

        仿佛是为了印证瘦子玩家的话般,众人忽然收到系统提示。

        【万恶的杀人魔被揪了出来,你们阻止了有可能的犯罪,剥夺他人生命者,生命亦会被剥夺。请执行正义:审判罪孽,处决凶徒。】

        “……审判罪孽,处决凶徒?”张泉白呆呆地念出声,这次不是反应迟钝没明白过来什么意思,相反,正是因为明白了是什么意思,所以有点傻眼了。

        “这是要我们……杀掉‘杀手’?”他左右看看,希望是自己理解错了。

        可惜,这次他难得聪明了一回。

        泰哥忽然一把甩开手上的人,个子瘦小的玩家重重摔到地上,连滚几下,撞到沙发脚才停住。

        本就煞白的脸此时更是透着青色,咳嗽不止,爬都爬不起来。

        “你自我了断吧。”泰哥冷冷注视地上的人,神情漠然而阴狠。

        张泉白倏地瞪大双眼,还在怀疑人生的胖子也忽然安静下来,不可置信地望向泰哥。

        泰哥没理会投注到身上的视线,依旧眼神冷冰地盯着爬不起来的瘦子,说出口的话冷酷到极点。

        “看在你跟了我一场的份上,别让我亲自动手……你自己来,或许还能死得舒服点。”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张泉白忍不住喊了起来,忘了刚才自己还责问过瘦子,“你们不是同伴吗?而且,他虽然变成了杀手,不是还没杀过人吗?”

        说最后一句时,张泉白不由往林束那边小心投去一眼。

        昨晚险些被杀的是林束,只有他有资格说要不要追究。

        他说的话有点慷他人之慨,只是那个泰哥实在气人,张泉白忍不住就脱口而出了。

        而引发一切事端的人,此时却像个置身事外的看客,正悠闲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撑在桌面,托住下颚,面无表情地望着眼前这场闹剧。

        张泉白看得不由愣了愣。

        虽然林束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张泉白就是觉得,他是在看戏。

        “……伯爵大人,你说该怎么办?”张泉白鬼使神差般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林束姿势没变,淡淡瞥他一眼。

        那一眼让张泉白不由自主低下头,不知怎么的,就有点不敢直视那双眼睛。

        修长手指托住光滑白皙的下巴,衣袖往下滑出一截,露出皑雪般的细瘦手腕,显得脆弱易折。

        张泉白视线扫过,总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也有可能是这张脸太好看了,让人一看不仅忘记忧愁,也忘记害怕。

        少年人面容精致,虽然缺乏生动鲜活的表情,望之更像一尊易碎的瓷娃娃,又或者本该珍藏于楼阁的名画。

        但都是那样的令人沉醉而又疏离,只可远观,不可亵渎。

        “我无所谓,反正没能杀死我。”林束的语气毫无波动,像一名真正的世外看客——然而他说出来的话却让在场的人心绪大起大伏。

        “就是不知道,下一次动手会不会再失手,被杀的又会是哪一位玩家;又或者,接连失败的话,‘杀手’会是什么下场。”

        张泉白一瞬间想到了之前异变的老人。

        是不是这次的“杀手”会像那位老人家一样,即便他们不动手处决,最后也会因为任务失败而异变成怪物?

        而如果“杀手”成功完成任务,则意味着会有一名玩家被杀死。

        张泉白的脸色顿时煞白,终于彻底明白过来瘦子玩家先前说的话,迟来的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对玩家的恶意。

        ——就是要他们自相残杀到最后一个,而最后留下来的那个人,真能完成任务离开这个世界吗?到那时会不会扛不住精神值掉太多,变成怪物永远留在这里?

        所以,这才是无人能生还的真相么?

        张泉白越想越觉得可怕,顿感一阵毛骨悚然,彻底说不出话来。

        “哼,只要别人杀不死我,只要我先杀死别人,那我就可以活下来。”压抑的静默中,泰哥冷酷的面容不为所动,甚至因为林束的话而更蒙上一层杀机。

        他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一边慢慢朝瘦子走去,一边语气不屑地说道。

        “我不管什么普通结局还是全灭结局,别人死光了关我什么事,只要我能活下来就好。而我,不会死在这里。”他在瘦子面前站定,瘦子慢慢仰起头,目中流露绝望与祈求,面部肌肉却因兴奋而痉挛,嘴角抽搐着向两边咧开。

        “……你要……杀我?”

        泰哥面无表情看着他,“我是处决‘凶徒。’”

        瘦子面部肌肉扭曲抖动,已经做不出正常表情,只有一双眼睛直直瞪着泰哥,由恐惧转为怨恨。

        “当初你拉我们二人加入,说是能提供庇护……结果被当成炮灰探路,现在更是毫不犹豫地放弃……这就是你说的庇护吗?”

        他扭头望向一直沉默的胖子,嘶吼着道:“看到了吗?这就是做他跟班的下场,现在是我,下一个就会轮到你!”

        胖子在他的嘶喊声中瑟缩了下,抬起脚想过去,却在触及泰哥冰冷的眼神时停下,慢慢低下头去。

        张泉白表情挣扎,最终跺了跺脚冲过去,张开双臂拦在泰哥与瘦子之间。

        “你先别急着动手,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我们想一想,一定会有其他办法的。”

        他语声急切,说不清是想说服别人,还是想说服自己。

        “真是个热血冲动的……好人呐。”萧佐轻声感叹一句,末了望向林束,意味深长地问道。

        “伯爵大人觉得他……能活到最后么?”

        林束仿佛没听到,漠然以对。

        萧佐不以为意,笑了笑收回视线,再次将目光投向场中。

        泰哥没跟张泉白废话,像刚才拎瘦子一样拎住他衣领,也算人高马大的男孩在泰哥手里跟小鸡仔似的。

        “你知道任务世界里死得最多最快的是什么人吗?”泰哥将张泉白拉到近前,眼睛直勾勾盯着他,声音像淬了冰,透着一股阴寒。

        “什、什么人?”张泉白脖子被卡住有些难受,但在泰哥的眼神下一时忘了挣扎。

        泰哥勾了勾嘴角,眼神残忍,一字一顿地道:“像你这样……认不清自己与现实的人。”

        说完随手将张泉白往旁边一推搡,不再分给他半分视线。

        瘦子此时已不再求饶,他眼神怨毒地扫过大厅里的每一个人,嘴角诡异地扬起。

        “你们很快就会来陪我的,谁都逃不了,全都要留在这里……”

        “在异变完成前被杀死,你应该感谢我,至少,我让你不用像怪物一样死去。”泰哥一边举起匕首一边冷漠地说道。

        瘦子愣了下,然后笑起来,只是他已无法控制自己的五官,表情显得扭曲而恐怖,嘴里发出嘶哑难听的笑声。

        “我是该感谢你……”

        “你确定要现在处决他?”林束平淡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成功让泰哥的手顿在半空。

        “你什么意思?”

        林束坐正了身体,双手交叠搭在桌面,仿佛一个正在认真听课的乖学生。

        “‘杀手’一直存在,这个‘杀手’被处决了,马上会诞生下一个‘杀手’……猜一猜,下一个会是谁。”

        泰哥愣了愣,他没想到这些,刚才只考虑到杀手的存在会危及自己性命,所以宁愿先下手为强。

        不,也不是没考虑到,只是在他的观念里,不管谁成为杀手,找出来干掉就是;而如果杀手变成自己,那就履行杀手职责——干掉其他所有人。

        “无论是谁,又有什么关系。”想明白的泰哥再次坚定地举起匕首。

        瘦子仰头望着他,眼里似乎看不到那把马上要取他性命的利器,这一刻神情竟出奇平静,“……我非死不可吗?哪怕……我还一个人都没杀?”

        泰哥冷漠地与他对视,“当你成为‘杀手’的那一刻,就与玩家立场敌对,总有一方要死,不是吗?”

        话落,锋利的匕首扎进心脏,血花迸溅。

        张泉白惊呼出声,似不忍再看地撇过头。

        林束微微睁大眼睛。

        总是挂着甜美笑容的小女孩,在这一刻收起笑,面无表情。

        握住刀柄的手狠狠地用力翻转搅动,鲜血如泉水般涌出。

        泰哥脸上被溅了几滴血,他眼也不眨,甚至浮现一股兴奋的战栗,眸中隐有红光闪过。

        “……我不想死,所以只好……请你去死了。”

        张泉白看到泰哥这个样子,忍不住打了个寒战,退后几步。

        此刻泰哥在他眼里,简直跟电视里演的杀人魔一样……不,比那更可怕。

        “扑通”——

        眼睁睁看着瘦子被杀,还是被自己选择跟着的大哥杀死,胖子一下坐倒在地,脸上胖肉不住颤动,虚汗如雨,整个人看起来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死……死了……”魂魄仿佛被抽离了身体,双眼空洞无神,嘴里喃喃念叨着。

        忽然一道惊雷响起,震破室内的压抑沉闷,引得众人纷纷望向窗外。

        屋外不知什么时候完全黑透,银白闪电划破长空,照亮幽森鬼域般的古城堡。

        倾盆大雨从天而降,世界瞬间笼罩在一片暴雨声中。

        谁也没想到这雨说来就来,气温随之而降,冷意伴着雨水的湿气侵入大厅。

        天,变了。

(https://www.eexsw.cc/76174/30914889/)


1秒记住E小说网:www.eexsw.cc。手机版阅读网址:m.eexsw.cc